現正閱讀
愛情中的操縱,出自你的軟弱恐懼

愛情中的操縱,出自你的軟弱恐懼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曾說過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從前,所有的人類都長得圓圓的,每個人都有四隻手和四隻腳。後來,天神把人分開了。自此之後,人類就成了只有一半、不完整的生物。於是我們一生都迷失在愛情裡,期盼可以在某處找到與自己對應的另外一半。

以這個故事看來,我覺得關於愛情這回事,是柏拉圖搞錯了。至少,他的故事早已不符合這個時代,我們甚至可以說,它只是舊時代對愛情最美麗的一個想像。

現今的愛情,只會發生在兩個完整的個體之間。我認為,人們生來就是完整而圓滿的生物,只是有一天,我們讓自己變得不完整了,所以才覺得需要有另一個人來讓自己完整。也許這當中就藏著「意念操縱」的最高機密——它傾向人類「應該」要體認到自己的不完整與不足,這樣一來,你就比較容易自我調適,然後卑躬屈膝、怨恨別人,並且實際運用前幾代人為了在階級制權威世界中生存下來所用過的方式。

事實上,我們所信服的「意念操縱」模式,乃是一個巨大的幻象、一個少數人曾經用來掌控大眾的權力詭計。然而它也是我們可以擺脫的幻覺,而且比你想像的更容易擺脫。


在現實世界中,我們是完整的個體,而且一直都是如此。你具備了所有條件,可以讓自己在這個美麗且振奮人心的時代裡,過著美滿的人生。

你可以找到另一個一起追尋幸福的完整個體、和他一起體驗生命。因為兩個完整的個體,會結合成一個更大的整體、產生全新品質,這種品質將讓你們得以移山倒海,並找到一片新天地。

當兩個從「意念操縱」中解脫出來的成年人相遇,進而相戀,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兩人都心有牽掛卻很自在、相處既密切又輕鬆、看似遊戲卻很深刻、感到安全也十分親近、彼此值得信任又充滿想像,而且互為平等。

戀愛是雙人舞,你不能獨自旋轉


在「意念操縱」模式中,我們的「我」層面常會覺得自己不完整,於是對愛情產生了某種想像——有一個人,會讓我變完整。你可能認為他會好好把握自己;或傾盡全心,讓你保有控制權與安全感。

殊不知在這時,你眼前出現的意象乃是一個嬰兒、小孩,或依賴他人權威而活的人。你再也看不見事實真相——你已經長大成人,而且擁有 100%掌握人生的自由。

要是戀愛中的你也淪為這種樣子,你對感情所採取的以下幾個對策就不太樂觀了——

❶ 關係不對等:你會尋找一個比自己更強勢或更弱勢的人,以便維護自身的安全感或控制權。

無法戀愛:你建立的根本不是一段真正的伴侶關係,你甚至沒有墜入愛河,或在一段真正的關係「恐怕」將萌生之際,就轉身落荒而逃。在「意念操縱」的影響下,人們甚至會覺得這是理智的做法、是正確的抉擇。你寧願孤單一人,也不要依賴別人。

❸ 太多小把戲:你開始玩起「意念操縱」中典型的「小把戲」。你可能覺得自己弱小無助,或相反地自以為知道得比人多、做得比人好。你可能卑躬屈膝、嘗試掌權、想建立相對的依賴感。但卻失去了「與自己及真正想要之生活」的聯結。就算你停止自我破壞,也已忘了自己實際的期盼與真正的需求,不知從何時開始,一切都乏味且令人不悅。你怪自己、怪別人,陷入「意念操縱」的死胡同裡,不斷自暴自棄,或乾等著別人來結束這段關係。結果,進入下一段關係之後,這個過程又重新來過一次。

愛不能「強迫」


成年人之間的愛乃是以人類基本自由與意願的原則為基礎的。因此,當愛情已不存在,也沒有人可以強迫你和哪一個人相愛,或繼續愛別人。人類自古至今早就知道—情感是不能勉強的。

而老一輩人還不太能夠明白的是—如今,就連「保持不變」也是不能被強迫的。

你可能會想問,如果我們談論的是「真愛」,為什麼我偏偏還要提「分離」這件事?

因為我認為,若你能在各方面都徹底了解對方有基本的自由與意願,就能放棄「無助的小把戲」。以「意念操縱」來擺佈、控制自己與對方?不,我們再也不需要這麼做了。它只會造成我們對安全感與控制權的錯覺和假象,要是你老是使出「無助的小把戲」,其實就是在埋葬彼此的愛情。

因此,在蘊含愛情潛力的門前,首先我們必須擺脫自己對於各種軟弱無助的恐懼。

有關愛情的收與放,你應該看看《愛的底線:內在「暗黑心智」的操控,讓相處變成窒息與難以忍受,該繼續守候或就此離開?》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