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什麼是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有什麼症狀?

什麼是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有什麼症狀?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





本文摘自《思覺失調症(第四版):你應該知道的事實》



什麼是思覺失調症?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病患的思考模式、情緒、行為以及對外在世界的觀感都會發生變化。

▶思覺失調症很可能不是單一疾患,而是一個系列或者「光譜」的相關疾病,這些疾病的症狀、嚴重程度不一,結果也不同。

點開本文來讀的人,多半都是頭一次想多加了解思覺失調症,也許是因為他們所關心的人最近被診斷出得了這個疾病,也許單純是出於學術的興趣。因此,我們的目標是要清楚地勾勒出這個疾病的基本樣貌,而且盡量不用專業術語(雖然有時在所難免)。

很多人對思覺失調症的第一印象是從電影、電視或報章雜誌得來的,印象形成之前他們從未遇過患有這種疾病的人。這些報導和描寫當中,有一些很平實準確地呈現了思覺失調症的某些側面,是很有用的輔助資料,可以幫助讀者在閱讀這本書時更充分認識這種疾病(但都無法面面俱到)。舉例來說,在電影《美麗境界》裡的約翰.納許(John Nash)以及《心靈獨奏》裡的納撒尼爾.艾爾斯(Nathaniel Ayers),如實呈現了這兩位病患對這個疾病的親身經驗。《夢幻狂殺》(Clean, Shaven)、《怵目驚魂28天》(Donnie Darko)、《奇幻城市》(The Fisher King)等電影也非常合理地捕捉了思覺失調症的真實情況。然而更常見的是,有些作家和劇作家謬誤地醜化了思覺失調症,讓很多沒有實際接觸過這種疾病的人形成負面觀感也把它污名化。

請記得,思覺失調症是最複雜多變的人類疾病。我們盡可能描繪出思覺失調症的大致模樣,讓讀者能夠在見到思覺失調症時辨認出來並且有所理解。但是這些可能跟你見識過的思覺失調症不太一樣。你見過或遇過的思覺失調症,很可能只顯現出部分特徵。因此,本文所要呈現的是思覺失調症的整體狀況,而不是所有罹患這個疾病的人呈現出的所有症狀細節。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精神疾病,會對病人本身、家屬和社會帶來很大的衝擊。病患的視覺、聽覺和其他處理外界訊息的能力(也就是知覺),會出現形形色色的問題。病人常態的思考模式、情緒和行為也會受到損害。對於很多思覺失調症病患來說,生活的這些基本面出現問題,會癱瘓日常生活的功能。這些問題可能導致終身失能,反覆住院,很困難維持家庭關係和社交關係。由於病患受困於內在狀態而且無能與外界溝通,加上一些混亂行為時而發作,他們的社交關係通常也是支離破碎。對家屬來說,要照顧罹患精神疾病的親人,還要背負家人有精神病的污名,也是沉重不堪的負荷。由於思覺失調症這種嚴重的疾病很常見,在當今被視為主要的公共衛生問題。

不論是從病因(原因)還是臨床表現(症狀)來看,思覺失調症都是非常複雜的疾病。雖然人類研究這種疾病的歷史已經超過一百四十年,對於它的病因、病程和治療,我們要了解的還有很多。不過最近四十年來出現了大幅的進展,部分的進展來自研究方法的提升,譬如腦部造影和分子基因技術。另一個來源則是思覺失調症診斷標準的持續改進。我們目前把思覺失調症看成是異常心理學上的一個系列或「光譜」(spectrum)上的一個點(或端點endpoint),而不把它視為單一的疾病。這個觀點改變了界定這個疾病的很多提問方式。

思覺失調症「光譜」的概念,囊括了思覺失調症以及許多相關的──但一般而言較輕微的──狀況,並不是新的概念。提出這概念的是尤金.布魯勒(Eugen Bleuler)博士,他在1911年的文章《早發性癡呆》(Demenia Praecox)或《思覺失調症候群》(The Group of Schizophrenias)便預示了我們當今的觀點。我們現在知道情感思覺失調症(schizoaffective disorders)以及思覺失調型(schizotypal)、妄想型(paranoid)、孤僻型人格障礙症(schizo personality disorders)都和思覺失調症有共同的一些症狀和病因。這方面的知識有助於我們探究其共同的風險因素和治療方法。換句話說,我們對思覺失調症基本面的知識不斷增長,也有助於我們更加了解思覺失調症光譜上的其他疾病。

思覺失調症有那些症狀?

▶幻聽、被外人控制的妄想、情感淡漠以及缺乏病識感,是思覺失調症常見的一些症狀,這些症狀跨越所有文化和語言。

▶思覺失調症的正性症狀指的是,在正常行為範圍之外多出來的特徵,譬如幻覺和妄想,而不是指這個疾病的正面特質。

▶負性症狀指的是病患缺乏正常人應該有的行為,表現在一系列的認知和動作症狀上:包括情感淡漠(affective blunting,在顯露情緒上有障礙)、言語貧乏(alogia)、意志力缺乏(avolition,缺乏與外界互動的動力)、喜樂不能(anhedonia,喪失了感受樂趣的能力)、社交退縮(寧可獨處)和僵直症(catatonia)。

▶負性症狀通常比正性症狀更難發現與治療。相較於正性症狀,負性症狀比較不會對他人造成干擾,但是仍然會損害病患自己的生活能力。

思覺失調症的症狀分成兩大類:正性和負性症狀。正性症狀是正常人沒有,病人才有的行為或經驗,幻聽就是個好例子。負性症狀是正常人有而病人沒有的行為,感受樂趣的經驗減少就是一例。在疾病的「活躍」期正性症狀最明顯,這時候病人最失常混亂。病人通常會在活躍期被轉介就醫,這往往是因為在此期間,病人會做一些事或說一些話干擾到周遭的人,或者至少會引起他人注意和關心。舉例來說,出現妄想症狀的老婆可能會跟老公抱怨說,有陌生人尾隨她,要老公幫忙想想辦法叫他們別跟了。負性症狀則在疾病的「前驅期」(prodromal phase)和「殘留期」(residual phase)最明顯。前驅期出現在首次活躍期之前(因此事實上病人尚未被診斷出思覺失調症),殘留期則出現在每一次的活躍期之後。

正性症狀

這一類症狀經常包括了妄想和聽幻覺、視幻覺或其他官能的幻覺。正性症狀可分成知覺的(也就是對感官接收刺激的察覺力所造成的影響)、認知的(對思考方式造成的衝擊)、情緒的或動作的(身體方面的)徵兆。這些症狀即便非專業人士也很容易看出來,所以一般人對於思覺失調症的觀感,有很大一部分來自這些症狀。

聽幻覺是思覺失調症最常見的知覺問題。這些幻覺經常以聲音的形式出現,有時是滔滔不絕地對個人的想法或行為加以評論。這些評論有時會以不同的聲音出現,而且彼此交談。有些思覺失調症患者有視幻覺、嗅幻覺或味幻覺,但這些情況很罕見。也可能出現體幻覺(somatic hallucinations),在這種情況下,知覺產生變化的對象是身體器官。

明確區分幻覺(hallucinations)和錯覺(illusions)很重要,幻覺指的是在沒有刺激的情況下所產生的知覺或經驗,錯覺指的是對模糊刺激所產生的錯誤反應。舉例來說,在回答關於視幻覺的提問時,我們有一位病患說,他某天晚上看見了過世的母親。我們進一步細問後發現,病患其實是看見了某個長相神似母親的人,在昏暗光線下更形逼真。儘管我們可以從中了解病患對於母親過世的反應,但這是錯覺,不是思覺失調症所引起的幻覺。視幻覺也不應該跟很多人在臨睡前的「寤寐中」看到的影像相混淆。

妄想是不實的信念,而且任何理由或經驗都無法撼動它,即使個體的心智處在清醒狀態也改變不了。妄想是思覺失調症在思考方面出問題時最常見的形式。值得玩味的是,妄想的對象通常跟病患的文化背景有關,而妄想的源頭通常是很私人的。在麥斯默(Franz Mesmer)的年代,思覺失調症的病患會說自己被催眠術控制;一百年前的病患,會說被電力控制;五十年前,被電視控制。在今天,他們會說,自己受到電腦、手機或網路操控。

儘管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妄想形形色色,還是可以歸納出幾個常見的主題。舉例來說,有偏執妄想(paranoid delusions)的人會說有人想傷害他們,也許是精神上的傷害,也許是身體上的。就如同其他的妄想,這些妄想很容易被辨識出來,因為有些內容顯然很荒唐(譬如,這人會埋怨說,她的母親跟政府當局密謀,不讓她高中畢業)。然而,在某些情況下,偏執的信念因為很離譜而看似虛假,但它可能是真的。譬如說,我們有個病患很怕被黑手黨下毒手,在仔細了解他過去的犯罪紀錄後,他的偏執信念反倒很合理,不是妄想。

罪惡妄想或自責妄想(delusions of sin or guilt)的思覺失調症病患,堅信自己做錯事正在受懲罰,或應該受懲罰。這種妄想可能與某個真實事件有關,也可能是想像出來的,不過就算有真實事件存在,病患想到的懲罰也遠遠超乎做錯事的嚴重性(譬如說,有個人忘記幫忙父親修剪草坪,結果認為自己應該被罰關在衣櫥內一輩子)。偏執妄想和自責妄想的差別是,偏執的人認為自己不該受到自身所感覺到的迫害,而有自責妄想的人覺得自己罪有應得。罪惡妄想或自責妄想也常在其他精神疾病患者身上出現,譬如情感性疾患(mood disorders),因此,面對有這類妄想的人時,必須仔細評估患者是否表現出憂鬱症或躁鬱症的跡象。

嫉妒妄想(delusions of jealousy)是堅信配偶或戀人不忠,這種妄想通常很難判斷。如果另一半確實沒有什麼異狀,可以從病患能否舉出相關的證據來判斷妄想是否成立。遇到證據不利於妄想的信念時,真正有妄想的病患會忽視它或者牽強地辯解,而且可想而知,只要證據有利於妄想,不管再怎麼微弱,病患都會深信不疑。

身體妄想(somatic delusions)通常跟體幻覺有關,妄想的對象是病患自己的身體。這些妄想通常很怪異又惱人,往往傳達出病患堅信自己的身體受傷或毀壞。譬如說,有個病患深信體內有一隻大蟲在啃食他的腸子;另有一個病患自覺身體正由內腐敗,所以認定自己快死了。這些妄想也可能在其他精神病狀態中出現,例如有精神症狀的憂鬱症和妄想症(delusional disorder),因此在診斷時也要考量到這類病症,才能挑選出正確的療法。身體妄想症病患很罕見,而且看起來很像有慮病症,老是在擔憂身體有沒有毛病。兩者的差別在於認定的程度不同:在有身體妄想的人看來,這些病症或外觀的改變是很真實的,通常很怪異也沒有現實基礎,而且他們堅信不移。

誇大妄想(grandiose delusions)的人,把自己的才能和成就誇大到不切實際甚而離譜的地步。一個極端的例子是,有個病患宣稱自已是「宇宙之王」,自認跟上帝有特殊關係。在比較輕微的案例裡,個案可能宣稱自己擁有獨特才能,卻又證據不足(例如,有個病患宣稱自己是偉大的數學家,而他聲稱的數學證明,卻是凌亂的塗鴉。)由於誇大也是躁症(mania)和輕躁症(hypomania)的常見特徵,因此在評估這類症狀時,要把思覺失調症的誇大妄想和躁症的發作區分開來。

如果個體描述的虛妄信念涉及宗教或靈性主題,很可能就是出現宗教妄想。宗教內容的妄想可能很明顯,譬如有位病患在屋裡堆滿了葡萄柚,因為她深信葡萄柚蘊含神的本質。然而,宗教信念的妄想比其他型態的妄想更不容易確立,因為宗教信念如果與個體的文化背景吻合,就不能視為妄想。舉例來說,『耶和華見證人教派』深信世界末日就要到來。如果這個教派的信徒持有這樣的信念就不是妄想,假使不是信徒卻表達這樣的信念,很可能就是妄想。反過來說,一些有思覺失調症的人可能會受不尋常的宗教派別吸引。如果疑似有這類情況,就有必要去探究那大抵是妄想的宗教信念,了解個人在加入教派之前的病史,或去了解即便從教派脈絡來看也很怪誕的內容。

其他類的妄想包括怪誕妄想(bizarre delusions),妄想的內容非但不合邏輯,而且沒有事實基礎,以及被控制妄想,有這種妄想的病患深信自己的腦袋與身體受到外在力量的操控,而這股外力遠非只是勸說或脅迫。另一些常見的妄想牽涉到個體相信自己的想法受到外力影響,這類妄想的一個例子是思想播放(thought broadcasting),病患相信自己的想法被播放出去,因此旁人會聽到。另一個例子是思想插入(thought insertion),病人感覺到一些外來的想法被強行置入自己的意識中。這些想法的性質都是令人不快的,而且「被置入」的想法會指導個體做出反常的行為。思想插入的反面是思想被抽除(thought withdrawal),顧名思義,這種妄想會讓個體感覺到自己的想法從意識中被抽離,所以他們喪失了某些想法,而且同樣又是某個外力所為。這個過程通常以思考阻斷(blocking)的方式表現出來,也就是個體會講話講到一半突然停頓。

上述種種的妄想類別,顯示出患有思覺失調症的人在認知方面的各種問題多得驚人。妄想的嚴重程度可以從五個尺度來衡量:持續度、複雜度、怪異度、對行為的影響以及持疑度。妄想的持續度可以從信念維持多久,以及妄想讓患者用腦力的情況有多麼頻繁來評量。有些思覺失調症患者說,他們天天受到妄想影響,長達好幾個月,甚或長達好幾年。不過也有另一些病患說,妄想來來去去,每一回只持續幾小時。

妄想的複雜度指的是妄想形成一個完整的概念或一組概念的程度。複雜度有時候很低,譬如有個人深信自己是美國總統,卻沒有發展出和這個要職有關的詳細主題或故事情節。另一個病患則有類似的妄想情節但內容非常複雜,他深信自己是美國總統,因為蘇聯情報局要暗殺他,所以不得不隱匿身分。他選擇當銀行出納員,這樣他才能掌控美國的貨幣供應,也就是他權力的終極來源。這樣的妄想可能會發展得精細繁複,把親朋好友都牽扯進來,甚至連陌生人都會在這不尋常的情節裡參一腳。

妄想的怪異度或者可信度也不一。有些思覺失調症病患的妄想非常怪異,毫無可信度可言。也有些人的妄想聽似很怪異,但考量到他們的文化背景,則有幾分可信。這種情況通常出現在病患的文化背景較偏異(譬如說,出身於犯罪團體或不尋常的宗教派別),病患的信念會與那背景一致。如果某個信念大抵是一種妄想,讓病患多談談那信念和相關概念的內容會很有用:進一步細究之後,會發現在文化背景上合理但不尋常的信念,其實是複雜又怪異的妄想體系。

妄想對行為的影響,要從它激發行動的能耐來評估。一個極端是,個體被問到時才會談起自己的妄想,但從未做出與之有關的行動。另一個極端是,個體經常鼓吹妄想的信念,並根據妄想採取可能損害自己的極端行為(譬如,有個病患放火焚毀自己的房子,因為他深信房子裡有惡靈要置他於死地。)病患對於自己的妄想內容的持疑度也不同。有些人對自己的妄想深信不疑;有些人有怪異的念頭,他們認為那些念頭可能是真實的,只不過篤定的程度輕重有別。

妄想是思覺失調症患者最常見的思考障礙,而且會伴隨著顯然不合邏輯的思維。舉例來說,患有思覺失調症的人可能會這麼推論:「美國總統是新教徒,我是新教徒,因此我是美國總統。」病患的推理能力受到損害也可能是起於聯想鬆散(lossening of association),在這過程裡病患會把表面上不相干的概念連結在一起。思考和語言通常具有高度連貫性,這種連貫性來自於,在時間、空間或者就結果而言彼此相關的意念和/或意象會串連在一起。答話與提問的關係很牽強或者扯不上關係,則是言語岔開(tangentiality)的例子。

在正常的談話中,譬如說,當一方談起自己的釣魚假期時,另一方也會談談自己到哪裡度假,或者問對方一些跟度假相關的問題,這才是合理的對答。有思覺失調症的人的對答,可能會談到自己前天吃的鮪魚三明治。對於有思覺失調症的人來說,從釣魚假期鬆散地聯想到鮪魚三明治,這種轉折是有道理的。聯想會變得如此古怪和偏離,以致病患說話的各個片段之間毫無關聯。在極端的情況裡,有思覺失調症的人說的話好比語詞拼盤(word salad);也就是說,每個句子裡大部分的語詞都像拼盤一樣拼湊在一起,彼此沒有關聯性。



更多思覺失調症的狀況與處理方式,請見《思覺失調症(第四版):你應該知道的事實》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病患的思考模式、情緒、行為以及對外在世界的觀感都會發生變化。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