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只是恐懼,還是焦慮?你可能有「焦慮症」的8大現象

只是恐懼,還是焦慮?你可能有「焦慮症」的8大現象

只是恐懼,還是焦慮?你可能有「焦慮症」的8大現象





本文摘自《每個人都想學的焦慮課:用認知行為療法擺脫社交恐懼、黑暗心理、憂慮壓力,學習善待自己》



每個人都會經歷恐懼和焦慮,而且毫無疑問,某些經驗幾乎會引發所有人的恐懼。當你注意到地下室的門飄出陣陣煙霧;在結冰的高速公路上車子失控打滑;看見朝自己襲捲而來的龍捲風;被武裝歹徒攻擊或聽見機長宣布起落架失常,所以準備要以機身著陸時,難道你不會感覺害怕嗎?恐懼是一種人類共通的情緒,傳達出我們即將面臨危險。因為如此,它非常有用。
 
但是當恐懼出現得不合時宜、過度和與現實脫節,它就不再能提供準確和可信賴的危險信號。例如:假使你對狗有過度的恐懼(也就是「恐狗症」, dog phobia),你可能會採取極端措施去避免所有與狗接觸的機會,即使大部分的狗就只是狗,不會造成立刻的危險。這些特定的恐懼或恐懼症會大大干擾受其影響的人的生活方式。然而,恐懼同時是一種基本的情緒,在本書中之後會討論到的更複雜的焦慮情況中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


贊助

恐懼和焦慮之間有什麼不同?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使用恐懼和焦慮一詞,好像它們意味著相同的事情。然而,認知治療師會區分這兩個對成功治療而言很重要的詞。恐懼是在特定對象、狀況或情境下會出現的一種基本、自主的反應,涉及識別(感知)真實或潛在的危險。對某個有蜘蛛恐懼症的人來說,任何可能存在蜘蛛的東西,像是蜘蛛網、一棟老房子、在森林裡散步,甚至是一張蜘蛛的圖都可能引起恐懼。只要在戶外,此人可能無時無刻都在想「不知道我會不會遇到一隻蜘蛛」、「蜘蛛很危險,因為牠們可以爬進你的嘴巴或耳朵並且產卵」或是「如果我看見一隻蜘蛛,我會發瘋。」生理上而言,無論何時,只要此人看見某樣提醒他想起蜘蛛的東西,他就可能會感覺緊張不安、心裡七上八下、胸悶或心跳加快。這種恐懼可能會導致行為改變,例如:避免所有可能會遇到蜘蛛的場所。就認知治療來說,恐懼的主要特性為「一種對一個人的安全有立即性的威脅或危險的想法」。

反之,焦慮是一種更加持久、複雜的情緒狀態,通常是由最初的恐懼所引發。例如:你可能會因為要去拜訪朋友而感到焦慮,因為他們住在一間可能會有蜘蛛的老舊房子裡,或是要去看一部可能包含蜘蛛場景的電影。基本的恐懼是遇到蜘蛛,但是你活在一種未來可能會接觸到蜘蛛的持續焦慮狀態中。所以焦慮是一種比恐懼更持久的經驗。這是一種憂慮和生理上覺醒的狀態,你相信自己無法控制或預測未來潛在的嫌惡事件。

因此當你想到一次重要的面試、去一個你誰都不認識的晚宴、去一個不熟悉的地方旅行、你工作上的表現或截止日期等情況時,你可能會感覺焦慮。注意,焦慮永遠是未來導向的;它受「如果」的想法所驅動。我們不會對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感到焦慮;相反地,我們會對想像中的未來嫌惡事件或災難感到焦慮:「如果考試時我腦中一片空白怎麼辦?」「如果我無法完成全部的工作會怎麼樣?」「如果我在超級市場恐慌發作怎麼辦?」「如果我被周圍的人傳染H1N1 的流感呢?」「如果我遇到某個使我想起曾經攻擊我的那個人呢?」「如果我被炒魷魚該怎麼辦?」這種我們稱為焦慮的持續情緒狀態將是本文的重點。


我應該處理我的焦慮嗎?

你可能已經從自身的經驗知道焦慮的嚴重度不僅有個體上的差異,即使是同一個人,不同的事件也會帶來不同程度的嚴重性。「它不總是那麼糟糕」的事實可能就是你尚未處理自己焦慮的原因。此外,你可能仍在納悶是否該費心,尤其是在還沒諮詢治療師的情況下。在第一章,我要求你寫下為什麼希望自己的焦慮經驗可以改變的原因,以及目標是什麼。這些頓悟可以成為重要的動機,也可以讓你瞭解自己的焦慮經驗是落在焦慮光譜的哪裡(從輕微到嚴重)。
 
你自己很難評斷什麼是「正常」或「不正常」的焦慮。這就是接受一位受過訓練的專業心理健康人員的完整評估可以幫助你釐清的地方。每次一位心理健康專業人員與一個新的個案會面時,他必須判斷這位個案是否飽受焦慮症所苦、焦慮的嚴重度,以及日常生活因為這種狀況受到干擾的程度。

心理健康從業人員都會使用一本由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的教科書來判斷一個人是否符合焦慮症的診斷標準,這本書籍為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四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ourth Edition,Text Revision,DSM-IV-TR》,它為許多類型的焦慮症還有其他數百種心理和情緒失調提供了定義明確的診斷標準。然而,即使有診斷手冊,判斷一個人是否罹患焦慮症仍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我們並沒有針對焦慮的生理測試。
 
所以評估必須依靠個案自我報告的症狀;這些症狀通常會隨時間和情況而改變,而且人們對焦慮的耐受程度也不同。在我們的執業生涯中,我們看過許多人每天都活在強烈的焦慮之中,但還是忍耐了多年才勉強尋求治療。
 
除了這些不確定性,治療師在做出焦慮的診斷時也會評估一些具體的特性。你具有多少這些特性和程度多明顯,將決定一個治療師是否把你診斷為焦慮症。即使你沒有罹患焦慮症,你可能還是可以從某些形式的專業協助中獲得益處;但是被診斷為焦慮症就代表你應該認真考慮尋求一位合格的心理健康專業人員做更正式的治療。治療師利用幾種特性去判斷一個人的焦慮是否符合臨床上疾病的定義:


1. 誇張的強度:臨床焦慮往往比起特定情況下所會預期的焦慮要大上許多。例如:在回答電話、開車過橋、詢問一位店員或碰觸門把時經歷到強烈的焦慮,這種狀況就會被認為是異常的焦慮程度,因為這些類型的行為對大多數人只會構成微小或根本沒有焦慮的產生。
 
2. 持久:臨床焦慮往往較非臨床的狀態持久。每個人都時不時會擔心一下,但是病態性憂慮會持續數小時、一天又一天。
 
3. 干擾:臨床焦慮往往會干擾到工作、學校、社交活動、休閒、家庭關係和其他常規活動的功能性。焦慮的負面影響可能限制在生活的某些領域,但是其影響絕對可觀。舉患有特定場所畏懼症的人來說,他們會在凌晨三點去採買生活用品以避免其他人;有些人則會為了避掉一座橋,寧願多開額外的里程;而罹患廣泛性焦慮症的人可能因為擔心而無法在夜晚睡覺。

4. 突然焦慮或恐慌:偶爾出現焦慮甚至恐慌的情緒並不罕見,但是頻繁出現可能代表罹患焦慮症。自發的、突如其來的恐慌特別值得注意,而若發展出害怕進一步恐慌發作的情況則是焦慮症的特徵。(針對恐慌發作的進一步討論,請看第九章。)
 
5. 廣泛的:焦慮症中,恐懼和焦慮通常會從一個特定的對象或狀況擴散到各式各樣的情況、工作、對象或人身上。例如:瑪莉在擁擠的餐廳中經歷了第一次的恐慌發作。這真的嚇到了她,所以她開始會在吃飯前檢查餐廳有沒有太多客人,之後進一步變成只選擇較少人的餐廳,並且在非用餐時段才去。最終,瑪莉因為害怕她可能會再次感受到「被困住的感覺」和焦慮而停止去餐廳用餐和其他公共場所。瑪莉的焦慮蔓延,導致生活受到更大的干擾和限制。
 
6. 災難性思考:患有臨床焦慮的人往往會想到最糟糕的情節。因為焦慮總是涉及預期(萬一、如果),焦慮症的思考模式偏向假設嚴重威脅較實際威脅更可能發生。如:一個罹患恐慌症的人可能會不由自主地想:「我時常會摒住呼吸,萬一我窒息而死怎麼辦?」患有社交焦慮的人會想:「萬一人們注意到我的緊張,然後懷疑我是否有心理疾病怎麼辦?」患有廣泛性焦慮症的人可能會想:「如果我不停止擔憂,我會發瘋。」所有這些思考都包含了誇大真實危險的可能性(如果)。第三章會完全著重在焦慮如何改變我們思考的方式。
 
7. 避免:大多數的焦慮症患者都試圖藉由避免引發焦慮的任何事物來消除或減輕他們的焦慮。引發物可以是某些地點(如:擁擠的商店、高速公路上開車、公共設施、會議、電影院或教堂)、人物(不熟悉的人、受傷的人、有權威的人、生病的人等),或物體(如橋、隧道、醫院、某些動物)。廣泛性的避免可能短期內可以減少焦慮,但是代價很高。它會導致焦慮狀況的持續,同時降低一個人的日常功能水準。避免的問題將在第七章有更完整的討論。
 
8. 失去安全感或感覺平靜:最終,焦慮症患者通常相較於他人會感覺缺乏安全感。儘管他們費盡心思想要感覺安全,但是任何安全感都是短暫的,然後憂慮和威脅的感覺會回歸。放鬆和保持平靜相當困難。焦慮症患者相較於沒有焦慮症的人可能更常感覺緊張不安、激動和心神不寧。睡眠障礙在大多數焦慮症患者身上都是一個主要的問題。


更多處理焦慮的方式,請見《每個人都想學的焦慮課:用認知行為療法擺脫社交恐懼、黑暗心理、憂慮壓力,學習善待自己》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