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我如何踏進寵物溝通?一位寵物溝通師的故事

我如何踏進寵物溝通?一位寵物溝通師的故事




本文摘自《靈魂契約:五個步驟解除身心受困的枷鎖,打造健康的靈魂系統,完成你今生要學習的課題》


那個週六,我疲憊地走出健身房,心情低落,苦惱著我的小狗狗貝拉生病了,卻沒人可以找出真正的病因。當我望著停車場找著我的車,突然間看到我的朋友辛蒂。她是隨時臉上掛著燦爛笑容的人,儘管我的意志消沉,卻沾染到她的愉悅。這似乎是一個徵兆:就在我迫切需要重拾歡顏的時刻,而她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們在停車場閒話家常,我提到自己近日如何的沮喪,小狗狗貝拉已經在動物醫院度過四個夜晚了。辛蒂瞭解我愛動物的心。我說著說著抽噎了起來,她拍拍我的肩膀。一想到狗狗貝拉痛苦地躺在籠子裡的模樣,我就心疼。冷不妨地,辛蒂臉色一亮,她說:「對了!怎麼不帶她去找動物通靈師看看?」

我們都料不到這句話將在我的人生掀起滔天巨浪。從小,我就極度敏感,與動物界有深厚的連結。想當年我曾經告訴母親,我養的三十二隻毛毛蟲在想些什麼我都一清二楚。我感覺得到我養的那隻天竺鼠的心情。我也知道別人的思緒或感受。我還沒走進房間裡,就知道待在裡面的人心情是喜是怒。我母親對直覺、能量、通靈能力,完全一無所知,於是我被貼上「神經過敏」的標籤。她帶著我四處求醫,遍訪了心理治療師等等的各路人馬,想幫助我自在地接受自己。

但是,問題不在於我不能坦然地接受「自己」;我是不能坦然地接受這個世界。我的直覺感官接收到豐沛的資訊,卻沒有傾訴的對象。久而久之,我就以為自己陰陽怪氣、異於常人。每次我對通靈或直覺之類的事情展現興趣,母親便會架著我往其他方向前進,她自認為這樣是在保護我。但是當年我要是正眼看待我敏銳的天賦,說不定我的愁悶反而會一掃而空呢!


相關閱讀: 新靈魂觀: 有關業力、直覺、心和光


因此,當辛蒂推薦我一位寵物通靈師的時候,我彷彿聽到了警報解除的聲音,總算可以自由探索直覺與通靈感應的世界了。我匆匆地趕回家,立刻預約。

隔天早上,我和先生凱文忐忑又興奮地帶著狗狗貝拉北上到新罕布夏,抵達一間位於納舒厄的飯店。凱文陪著鬱悶又痛苦的狗狗留在車上,而我差不多是用拔腿狂奔的速度,來到那位寵物通靈師的辦公室。當我見到布魯斯的時候,我嚇到了。他看來非常的正常。倒不是說我認定他一定要綁頭巾、戴一堆戒指、畫眼線,但是我以為他的外表總會有哪裡有些不一樣、或者說另類。這位通靈師看起來就跟常人一樣無異樣,他就像一位電腦程式設計師、工程師,或資料處理員。

我帶著布魯斯來到停車場時,他請我先一個字都不要透露。我生病的狗寶寶坐在車內一動也不動。我打開車門的時候,牠沒有吠叫,沒有試圖跳下車,也沒有哼哼唧唧。牠直視著布魯斯。一開始,我以為牠那麼沉默、安分是因為病痛的關係,但是直到我看到牠和布魯斯的互動,才明白不是那麼一回事。

幾分鐘之後,布魯斯轉頭對我說:「牠說牠不舒服。」

「我相信牠一定不舒服。但是牠為什麼不舒服?」

「牠說,牠不舒服是因為妳跟妳先生最近一直吵架。」布魯斯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你們為了母親吵架。」

我錯愕到了極點。他說的沒錯,我們為了何時去探望我婆婆而僵持不下一星期之久。那陣子我們太常出遠門了,所以我抵死也不願意再次離家,但是凱文不這麼想。於是,我們沒完沒了的爭執愈演愈烈,吵到都忘了為何而吵。布魯斯接著說,我們的口角讓狗狗貝拉很焦慮。牠在心煩意亂之下,翻進垃圾桶裡將三根玉米梗吞吃下肚,但是玉米梗即將排泄出來,不會有大礙。他說了很多事,每件事都深深地震撼了我。我感覺到內心有某個東西正在轉變。


相關閱讀: 我們不吵架,只是「相敬如冰」?真正熱切的感情中沒有「好人」

截至那一刻為止,我都過著典型企管碩士的生活。我有一份好的行銷工作,早上起床就去健身房,白天當專案經理,六點回到家裡和先生共進晚餐、看看電視、上床就寢。天天過著千篇一律的生活,我一點都不快樂。每次一走進辦公大樓,我的靈魂就死掉了一點點。我先生和我常常說要搬回加州,住在濱海地區,不然就減少工作量,這樣我才能偷閒寫書,但是這些點子全部都不討我們的歡心。我們兩個都茫茫然。該怎麼做,我們才能幸福?或者至少感覺充實一點?

當布魯斯對我說出「母親」一詞,那就是轉捩點。我的靈魂深處一個開關開啟了。其實這是一個「路障契約」,路障契約的作用就是絆倒我,讓我返回真正該走的人生道途。(我們在後文會介紹路障契約。)我當下了然於心,在別人的公司擔任專案經理不是我該走的路,我應該為人類和動物效勞。我覺悟到專案管理的人生完全不可行。我接受了自己的通靈能力,準備開始大展身手。

隨後幾週,我去上了動物溝通課。我體驗到自己的直覺能力,認真地練習。原來,我的靈通功夫不是蓋的!我對整個人生的熱血程度上升了。我夢想告別了企業界,去為動物服務;上課沒一個月,我便兼差做起動物溝通。但是,我還沒準備好徹底捨棄「像樣的工作」的安逸感,所以只在傍晚和週末為客戶服務。

儘管經營我的新公司很容易,我卻不能真心樂在其中。我擔心熟人會發現我在忙些什麼。我可是拋棄了主流的價值觀,走進高風險的事業;懂我或支持我的人並不多。一想到母親不曉得會怎麼說,我就怕得不得了。我發出第一封新聞信之後(二十二個人的電郵清單!),母親打電話給我。她說:「丹妮爾,妳不會把那玩意兒寄給別人看吧?」有一位家族成員來參加了一場我的活動,事後他對我說:「小丹,我不曉得該怎麼跟別人說妳的職業。」我為了圓夢而採取的每一個行動,都讓我漸漸脫離家人為我規畫的人生,也就是做個叱吒商業界的頂尖人物。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開始,新工作一帆風順。下班回家之後,我便做動物溝通個案。預約的人類和動物客戶大部分以電話諮詢,沒有見面。我將時間花在詢問動物是否喜歡牠們的床、是否需要更常散步、想不想變換菜色、有沒有弄傷自己等等。轉眼間,動物們開始提一個主題——一個給我的宏大計劃。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抗拒、結束生意、尖叫著逃回白領世界。

第一次發生的時候,我是為一隻愛情鳥和牠的人類夥伴湯姆服務。湯姆向我求助是因為他的鳥拉瑞不斷地拔自己的羽毛。我按照慣例和拉瑞建立心電感應。我試著用我的標準提問問拉瑞:「你生病了嗎?」「你對什麼東西過敏嗎?」「你對生活環境有不滿的地方嗎?」起初,拉瑞語焉不詳,聽得我一頭霧水。最後,我(在腦海)聽到牠說:「那是因為我和湯姆訂了靈魂契約。」當時我不明白牠說的話,但是不久之後有了答案。在後續的其他個案中,其他的動物也和我談論了他們與人類夥伴的靈魂契約。這些動物費了一番脣舌,因為我對靈魂契約一無所知;我還以為靈魂契約可能涉及靈魂伴侶。(並沒有!)


相關閱讀: 前世今生的學習課題!靈魂的出生前計畫

這些動物告訴我豐沛的資訊。我得知每一隻動物在出生前便和他們的人類夥伴訂立協議,協助這些人進化。我得知動物會犧牲自己的舒適、安全、身體、福祉,以協助他們的人類夥伴學習靈魂的功課。而知道此事的人類仍然不多。

當時的我想學這些東西嗎?我想成為傳遞這份訊息的使者嗎?違逆家人的期許、當起動物溝通師已經讓我疲於奔命了,這會兒居然還收到強力的訊息,要我將工作提高一個檔次。我怎麼做呢?我拖拖拉拉,哀號埋怨,舉棋不定。我不想一馬當先,為世人奉上看待世事的新觀點。為什麼我不能就只是當個平凡普通的動物溝通師就好了呢?

但是動物對我另有打算。有一位女士請我幫助她的吉娃娃赫蘇。這隻狗狗老是對著廚房的盆栽尿尿,實在非常惱人。尿味、盆栽快枯死了、赫蘇似乎缺乏居家訓練,這些在在令赫蘇的兩位人類夥伴(夫妻)怒火中燒。

想不到,就是這隻六磅重的吉娃娃終於讓我接受了我的人生新方向。我和牠建立能量連結,然後我以幾個問題開場:「你的膀胱還好嗎?」「你知道應該到哪裡上廁所吧?」但是赫蘇的答覆含糊不清。最後,當我提起廚房的盆栽,赫蘇便和盤托出。牠說牠很清楚到哪裡上一號、哪裡不能,但是牠和牠的人類夥伴訂過靈魂契約。牠必須協助她學會照顧自己。然後牠告訴我,只有牠的女性人類夥伴被丈夫毆打的時候,牠才會對著盆栽小解。

我愣住了。想不到我會聽到這種答覆,這也不是我想聽到的。其實,這些新資訊讓我處境尷尬;我不好意思說出我收到的資訊。我問赫蘇我該怎麼做。牠要我告訴她,有時候廚房裡的能量會變得「猛烈又吵鬧」,只有在那種時候,牠才會在不適當的地點撒尿。牠要我告訴她,等她採取行動脫離這種情況、好好的照顧自己,牠就不會繼續尿在盆栽上。牠還說,牠尿在盆栽的頻率會隨著她的進步而下降。我直接引用赫蘇的話,而牠的人類夥伴把話聽進去了。不只如此,我終於領悟了動物們反覆為我解說的道理。

做完赫蘇的個案,我便心悅誠服。動物帶領我走上一條出乎意料的道路,放棄我原訂計劃的時候已經到了。有一小段時間,這條新的路走起來四平八穩。某人會帶著狗、貓、天竺鼠或其他動物上門;動物說明自己的困擾跟牠們的人類夥伴之間的關係,以及如何協助他們。我終於開始感到自在了。

但是旅程才剛剛開始!不久之後,我的工作繁忙起來。遍及全美各地的客戶來體驗我獨特的動物連結方式。我感到振奮不已!我喜歡做動物靈魂契約的個案,現在我明白了這是我在人間的人生目的。好不容易走上自己天命的滋味,真是美妙極了。

幾個月之後,我發現做動物靈魂契約個案的時候,很難只為動物工作。例如,有隻狗狗告訴我,牠拒絕進食是在映照人類夥伴疏於照顧自己。狗狗請我和牠的人類夥伴談談,教導人類夥伴好好的照顧自己,並且找出導致他這種行為的靈魂契約。另一次,我與一匹不肯左轉的馬連結。牠說,牠是故意害人類夥伴出糗的,因為牠的人類夥伴太在意別人的想法。有了我的幫忙,馬兒的人類夥伴便能打破需要外界肯定的靈魂契約。

我覺得暈頭轉向。我只想守著新的舒適圈,工作的時候,卻怎麼做都做不到。後來,有時我開工的時候做的是與動物連結,結束的時候卻完全在輔導人類。我處理靈魂契約的經驗不斷地成長,不久之後,就有人替自己預約,而不請我輔導他們的寵物。我的人類客戶飽受靈魂契約造成的障礙所苦,需要化解障礙的直觀引導。

我慢慢地接受下一個新方向:為動物和人類解讀靈魂契約。目睹了許多客戶的成功故事之後,我環顧自助產業,察覺自己已然是靈魂契約領域的一位專家了。我甚至沒想過以此為目標!動物們,謝啦!



更多有關靈魂契約的故事,請見《靈魂契約:五個步驟解除身心受困的枷鎖,打造健康的靈魂系統,完成你今生要學習的課題》





更多酷活話題

脈輪   水晶   占卜  健康飲食   減肥   心靈 

天使數字    旅行  占星  愛情   廚藝

精油  冥想  紓壓  塔羅


 


熬過眼前的苦,你會得到什麼?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