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情緒起伏不定是壞事? 和你想的不一樣 – 壞情緒才是生存關鍵!

情緒起伏不定是壞事? 和你想的不一樣 – 壞情緒才是生存關鍵!




本文摘自《人生好難,到底哪裡出問題:喜劇演員×藏傳僧侶×腦神經科學家如是說》



如果人不會為情緒所苦,我們永遠也不需要看心理師或吃藥。有時較之身體的疼痛,情緒更讓人受苦,也因此人們花費許多清醒時間,試圖埋葬或逃離各種情緒。

情緒自內在起兵,劫持了大腦,直到情緒自己決定離開。人類可以打造超厲害望遠鏡,看到三千四百五十六億七千八百八十萬三千九百四十光年(我不是這方面專家,所以數字可能有誤)之外的一顆星星,但對於愛上小我們二十歲、腦袋卻只有果蠅大的小鮮肉,我們有什麼克制力嗎?不,我們沒有。

對許多人來說,想不出如何才能感到快樂的這個事實,就代表自身的失敗。如果你不相信我說的,就去任何書店心理勵志書區看看。將所有關於如何快樂的書籍排列起來,足以繞赤道五十七圈。

相關閱讀: 為什麼我無法快樂? 其實一切都是角度問題

為情緒發聲

許多人尚未明白,情緒被創造出來,是為了確保人類物種的存續,出發點其實是良善的。當情緒一來,我們首先會在生理上察覺到,由不同化學混合物打造出來的情緒蹤跡,時時提供大腦該避開哪裡、該趨向什麼的反饋訊息。就如同許多生物為了避開危險會有的反應,像是鼬鼠會嗅聞風中氣味,蝸牛會升起天線,章魚會伸展觸角,而我們人類則是使用情緒來試水溫。那些感受告訴我們,什麼是安全的以及什麼是不安全的。不過,我們一直都有好好聆聽嗎?不,我們沒有。

當情緒一來,大腦大約在兩百毫秒之後會轉換成想法。人的感覺之所以快過思維,是因為如果發生緊急情況,而你還傻傻待在原地、等到想出「我應該離開這裡!」才逃走,那你早就被烤熟了。所以當人在生死攸關之際,是情緒解救了我們,而不是思維,甚至在我們去思考並且標記一份感受之前,情緒便讓我們知道這是什麼感覺。比如說,當你感到腸胃緊縮,便是有害怕的事情發生;如果你感到整顆心揪在一起,傷心不已,那大概是看到迪士尼卡通裡,有隻在樹林中的可愛大眼生物死掉了。

其他的哺乳動物,也能感受到對牠們同類的愛以及分離的痛,但人類同情共感的能力遠在動物之上,因為我們可以思考這些感受,並將之編織到文學、藝術與英國歌唱選秀節目「X音素」上無聊到令人麻木的口水歌當中。唯一擁有情緒豁免權的是活死人、某些大財團執行長,以及大腦失調的人。否則,你免不了有情緒。你可以眼盲、耳聾、缺肢斷腿,但是當你少了情緒,在某種程度上,你就不再保有人性。

我曾讀過有個叫蓋吉的傢伙,有天在鐵軌上工作,意外遭到一支金屬鐵棍穿透他的頭蓋骨(天知道事發當時他在做什麼)。事故發生之後,他的認知功能完好,可以說話、思考、記得事情,但當他見到家人朋友時,對他們完全沒有感覺。他知道他們是誰,但就是沒有任何感受。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很難過,但是他說他相當快樂。這表示,如果你對家人感到厭煩,拿根棍子插進腦袋瓜這方法還挺值得一試的。

相關閱讀: 負面情緒悄悄侵蝕你的健康了? 如何找回身體的正面能量?

壞情緒也有好處

在人類演化發展史上,沒有什麼是意外,一切皆有因,即使是負面情緒,也有其存在的意義,否則不會出現在演化摸彩袋裡。

我們被創造出來的一切,無論是身體上或情緒上,皆有用途。有些情緒表現在現今看來是種負擔,會害人胃潰瘍和胃食道逆流,但卻是這些情緒反應讓我們存活至今。

‧恐懼

如果過去未曾感受過恐懼,人類物種可能在演化中途就被生吞活剝了。

‧憤怒

我們需要憤怒來嚇跑敵人。從前的人類不會將憤怒轉向自己。

‧焦慮

焦慮確保我們為突來的襲擊做好準備,並牢牢記得以往在類似情境中做過的事,以確保未來無憂。

‧厭惡

厭惡是必要的,它可以找出哪些食物有毒,並皺起鼻頭噘起嘴,以不悅的表情警告他人別吃那些食物。

‧羞愧

在過去,部落就是一切,是否被部落接受,決定你是生是死。如果讓部落其他成員失望了,我們會感到羞愧。胃部一陣劇痛,則激發我們表現得更好、更努力。這是健康的羞愧感,促使我們為團體利益而奮鬥。

然而,我們如今擁有的卻是不健康的羞愧感,像是覺得自己不夠有吸引力,或是平庸無奇,這與健康的羞愧感大不相同,對於增進群體利益毫無用處。麻煩告訴我,長得「漂亮」到底如何能對其他人有益處?而我們現在竟會因為某人在交友網頁上拒絕我們,或是不為我們發布的午餐照片按讚而感到羞愧。

我們執著於自身的成功,而非想著全體的成功,正是今日全人類的問題。當凡事越來越與「我」而非與「我們」相關,我們的一言一行便失去了準繩。我很想知道人類演化史上,究竟是誰率先體驗過自戀型的羞愧感?也許曾有一個穴居男人,看著洞穴牆上他的刻蝕畫像,想著:「哎,糟透了。」也或許在某處有塊化石,有個看著自己臀部的穴居女人心想,這臀部是否太大?

當動物受到威脅時,可以感受到近似羞愧的感受,但並不會因此認為自己是魯蛇。牠們才不管別人怎麼想,甚至可以毫無羞恥心的在宴會上當眾小便。

‧罪惡感

罪惡感的來源則完全不同。罪惡感與羞愧感之間的區別在於,你之所以感到罪惡,並非因為覺得自己是個怪人或技不如人,而是因為它驅使你去改變現況、修補過錯。羞愧感則通常與自我厭惡一起出現。同樣的,動物不覺得牠們有罪,只覺得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這大概是為什麼沒那麼多猶太教或天主教壁虎的原因了。

‧哀傷

哀傷是失落情緒的反應,而且一直都是如此,從我們在樹林間盪來盪去那時就開始。動物也會哀傷,但不會為此鬱悶;哀傷過一陣子就會消退,而牠們會繼續過日子。

大腦會讓悲傷情緒在記憶中、在「如果」中、在「為什麼」中疲於奔命,從來不許它自自然然地走過悲傷期。在不同文化中有隨著時間發展而出的儀式,允許人們共同哀悼,這有助於個體更能承受痛苦。當有人因嚎啕大哭或流淚而筋疲力盡時,團體中的其他人可以接手協助。

然而在現今的文化當中,有很多人並沒有這些儀式協助,必須以孤軍奮戰的方式來處理悲傷,又因為某種原因,大多數人羞於公開表達哀傷。我們都該向愛爾蘭為亡者舉行的守靈儀式學習,所有人喝得爛醉,甚至不記得有人死去,但大家仍聚在一起,保有社群意識,上帝保佑他們。

‧愛

我們需要愛,來與年輕一輩、伴侶、友人,以及社群連結,以確保我們每年都能收到生日卡片。




更多情緒與情感間的連結,請見《人生好難,到底哪裡出問題:喜劇演員×藏傳僧侶×腦神經科學家如是說》

許多人尚未明白,情緒被創造出來,是為了確保人類物種的存續,出發點其實是良善的。當情緒一來,我們首先會在生理上察覺到,由不同化學混合物打造出來的情緒蹤跡,時時提供大腦該避開哪裡、該趨向什麼的反饋訊息。就如同許多生物為了避開危險會有的反應,像是鼬鼠會嗅聞風中氣味,蝸牛會升起天線,章魚會伸展觸角,而我們人類則是使用情緒來試水溫。那些感受告訴我們,什麼是安全的以及什麼是不安全的。不過,我們一直都有好好聆聽嗎?不,我們沒有。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