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為什麼被拋棄的是我?!尋找”情感宿主”的親密關係真相

為什麼被拋棄的是我?!尋找”情感宿主”的親密關係真相

為什麼被拋棄的是我? 親密關係的真相









本文摘自讓你愛的人重新愛上你:與心理諮商師對話,療癒親密關係,走出孤獨


沒有出口的親密關係就如同一潭死水

生活在沒有出口的親密關係中,於是她的世界就變成了一潭死水。死水,總是要發臭的。

甘肅有個媽媽殺死了四個孩子,然後自殺。

這種驚悚的新聞總是能洗版。因為它總是和我們預期的親密關係有著巨大的反差。我們預設的世界是這樣的:既然是親密關係,我們就要相親相愛,這才是人間正道。

一個女生,來自缺愛的家庭。

厭棄彼此的人為什麼非要湊合在一起?也許因為這個世界太無聊,唯一的消遣就是各種吐槽和惡毒,才讓他們覺得活著吧。

可是,苦了這孩子。

她努力學習就是為了有一天能離開這樣的家。她努力工作就是為了永遠不要像媽媽那樣不得不依附於男人,沒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命運。

她要好工作,也要好男人,她找了一個看上去最忠誠可靠的男人嫁了。很多人都說,你們不般配,他好醜。她說,可是他有你們不懂的溫柔。

然後就是十年讓人豔羨的婚姻。

這個男人可以整晚讓她把腿放在他身上,可以讓她枕著他的胳膊睡。

他們曾經患難與共。在他遭人陷害、公司瀕臨破產的時候,她赴湯蹈火,殫精竭慮;在他出車禍以後,她在病房徹夜守候,悉心照料;她永遠都是那麼照顧他那可憐的自尊心,從未對他說半個「不」字。

可是這樣的感情,也可以在一夜之間傾覆。他眼都不眨一下地離開了她,愛上了一個交際花,比她各個方面都差了一個層次。

她深受羞辱,一是他出軌,一是他選擇了這樣的出軌對象。

她不明白,十年的夫妻感情,那麼多年的患難與共、生死相依,都不如一時歡愉的誘惑。一個人可以在前一晚說今生你是我的最愛,第二天就跟你說,這些年其實和你在一起都是煎熬。

然後呢?

當然是離婚。

她獨立照料兒子長大,不再相信愛情,只相信血緣之愛。

兒子曾抱著哭泣的她說:「沒關係,有我呢,媽媽,這輩子由我來照顧你吧!」一個九歲的孩子可以說這樣的話。

但十九歲的時候,他卻跟她說:「你就是一個控制狂,我的人生這麼悲慘,都是因為你!」

她的父母拋棄了她,她的丈夫拋棄了她,現在輪到她的兒子了。這個世界還有沒有公理?她還能指望誰呢?

她覺得自己這輩子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她努力用自己的成績試圖喚回父母臉上的笑容,可是失敗了,父母沉浸在他們的痛苦中,不介意把她當炮灰,甚至會遷怒於她。

第二個階段,她努力經營一段婚姻,還是失敗了,她的丈夫瞬間撕毀了對她來說那麼珍貴的情感,把它扔到髒水桶裡。

第三個階段,她以為唯一可信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但這個孩子就像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把她最後的希望撕碎了。


親密關係有兩種:

●有出口的親密關係。

●沒有出口的親密關係。

這個女生的一生,都生活在沒有出口的親密關係中,於是她的世界就變成了一潭死水。死水,總是要發臭的。

出口是什麼?

你把人生所有的核心需要都放在一個人身上,還是自己承擔一部分,同時由不同的人來承擔其他的部分?

如果是前者,那麼你的世界就沒有出口;如果是後者,你的人生就是有出口的。是否有出口,決定了你的親密關係的結局。

我們對愛的認識,有兩個層次:

●嬰兒層次――我沒有愛,愛是別人給我的。

●成人層次――我有愛的一半,另一半是可以通過和別人一起創造而完成的。

如果你的內在是嬰兒,那麼你的所有重要資源都由父母供給,你一旦被拋棄,就會拼命去尋找下一個供養者。

這個女生的一生,可以叫作「尋找供養者」的一生。換句話就是,寄生蟲尋找宿主的一生。她的人生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找一個可以永遠餵她吃奶的人。她沒有能力自己捕獵。

於是,她的出口是封閉的,她找到一個人,就拼命地吸吮對方,或者讓對方吸吮自己,也就是:你和我,都是彼此的唯一,就是全世界。

這是她努力解決過去創傷的方法:自創一個伊甸園,一個大乳房,這樣,她就可以拒絕外面的可怕世界了。

這個女生也許會反駁,說:「我才沒有向這些人索取呢!都是我的父母、我的前夫和我的兒子拼命向我索取!他們才是寄生蟲。」那麼,為什麼要任由他們吸你的血呢?

地鐵上,一個女生向另外一個女生傳授可怕的操控術:我要照顧他到連拉冰箱門的力氣都沒有,這樣他就沒法離開我了。

我們任由對方這樣使用我們,目的只有一個:你不許離開我。但是,一切都像《魔戒》這樣的美國大片一樣,如果你想創建一個完美的純淨的世界,那麼邪惡總會降臨。

為什麼?因為這個世界是由兩種力量組成的。一種是生的力量,就如白天,萬物生長;一種是死的力量,就如夜晚,萬物肅殺。一種是讓我們從無機物變成有機物,一種是讓我們從有機物變成無機物。

愛,有滿足,也有虧空;恨,有釋放,也有壓抑。

人如果不想服從這樣生生滅滅的規律,就會試圖去創造一個非自然的世界。什麼樣的人試圖和天道對抗呢?受過太多創傷、生活在井底的人。

這個女生就是一個例子。她過去生活的環境,讓她早早就得出了一種三觀:這個世界是邪惡的;我是無法抵禦這些邪惡的;如果找不到供養者,我不如去死。

在這種三觀的指導下,她走入「自我驗證」的體系當中。舉目望去,到處都是出軌的男人,身邊的姐妹們都是重災區,她如何相信這個世界不是可怕的。

一次次的情感創傷會真實地提醒她,有希望才是一種愚蠢和傻天真。而如果用各種情感操控,會讓她感覺到自己多麼的強大。

但事實上,她只是看到了自己能看到的世界,就像是井底之蛙,看到的只有它能看到的那部分天空而已。

她想把所有的醜惡都鎖在外面的時候,她的世界就會成為最髒的地方。為了永遠擁有這個男人,她總是要小心設防、步步為營,讓這個男人不斷依附於她。一開始這個男人會感覺到在如此強大的「媽媽」面前是何等幸福,但享受到這一切之後,他開始想另外一件事:我的自我呢?這一切都來自我老婆,我作為一個男人的事業、成就和自尊心在哪裡?

同樣,她的兒子也會想:我也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我也想要變成強大的男人。

融合和分化,就像生和死一樣,都是我們生命中的兩大需要。

如果我們在融合的過程中受過傷害,就會非常害怕分化,就像這個女生,她最害怕的就是分離,因為她從未從分離中獲益。

如果我們在分化的過程中受過傷害,就會非常害怕融合,就像是她身邊的這兩個男人,他們可以在融合中獲益,但在面對外在世界的時候,他們會發現自己孱弱如螳臂當車。這個時候,他們就會本能地把所有的受挫感都扔在這個「萬能的媽媽」這裡。

在融合的世界裡,是不允許有任何攻擊、任何邪惡存在的,所以在這個封閉中存在的生物,都已經無法真正適應充滿細菌的外界了。

融合的世界無法容納日益分離的需要,於是所有原始的恨都會由此誕生。

這個女生因為無法消化對父母的恨意,所以試圖用愛來撲滅恨的火苗,試圖生活在遠離恨意的世界,來逃避恨意對她的糾纏,但最終她發現,恨意就像是死神一樣無法逃避。

她身邊的這兩個男人,無法消化過多的愛,因為過多的愛讓他們無法找到自我,所以他們就用恨來拒絕愛,用最惡毒的方式逼退對方的愛,只有這樣,他們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才能喘一口氣。

或者說,他們隱約能感覺到愛的背後有一種惡意,有一種恨意。這種恨意就是:為什麼你們不能像我愛你們一樣來愛我?或者是:當我這麼愛你們以後,你們就必須愛我;你們不能離開我,不能拋棄我,你們必須也像我愛你們一樣沒有自我地愛我!

很多時候,我們需要三場愛,才能真正體驗到真愛。

第一場愛的劇碼叫作幻想:我們會對自己說,缺哪兒補哪兒,找個愛我的人,我就可以痊癒了。對這個世界的態度是:我打不過你,我先折服,等我將來找到好人,我就可以打敗你了。我們都以為自己是童話裡的灰姑娘,會遇到貴人,幫自己打敗命運這個後母。


更多有關愛情問題的解答,請見讓你愛的人重新愛上你:與心理諮商師對話,療癒親密關係,走出孤獨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