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怎麼辦?我要怎麼面對對方的攻擊傷害?

怎麼辦?我要怎麼面對對方的攻擊傷害?

我要怎麼面對對方的攻擊傷害?

本文摘自《面對情緒攻擊的勇氣:害怕衝突,更不想忍氣吞聲,如何閃避、巧妙回擊?》


假設你遭到他人「攻擊」,相信對方應該不會在沒有任何導火線、毫無理由的情況下這麼做。

基本上,我們可以把「攻擊」視為人類感到有威脅時的一種反應。

傷害你的人,往往自認受到威脅

當我們感到威脅時,就生物本能而言,大多數情況下逃跑最為安全,但在現代社會中,若因為人際關係出問題而不斷逃避,恐怕會被大家稱為「魯蛇」,故而有不少人會選擇反擊。

此外,以往曾遭遇虐待或霸凌,知道反擊後下場只會更慘的人,多半會採取比較安全的因應措施,而不在意是否會被人視為魯蛇。不過,就算沒有實際發動攻擊,很多人會在心裡非難別人,若無法好好面對這些人,我們就會成為這種對象。

當你在心裡責難他人時,多半是出於對他人心懷恨意、憎惡或遭人在背後說長道短;反之,當這些責難對象是自己時,我們可能會感到沮喪,覺得「人家這樣對我,一定是我不好」、「我竟然無法堅強地面對這些攻擊,真是爛到極點了」。

此外,選擇逃避的人,是否就沒有攻擊別人呢?並不盡然。即使當事人認為自己已經選擇閃避衝突,有時反而讓對方覺得這其實是一種攻擊,因為他們可能認為你的閃避,就是自己讓「被忽視」、「被瞧不起」、「被孤立」的原因。

由上可知,儘管每個人面對攻擊的反應不盡相同,但當我們感受到「被擺了一道!」、「這樣下去會被害慘!」等威脅時,請記住要好好面對。

容易感到威脅的人

接下來,我會向各位介紹一些人類心理。是否了解這些心理機制,將大幅影響一個人對於威脅的感受強弱。闔上本書後,想必各位將比較不容易從他人的非難中感到威脅了。因為你將滿懷「我知道該怎麼處理,所以無所謂」的從容自得。

此外,有一些容易讓人感到威脅的決定因子,就讓我來為各位介紹兩種容易感到威脅的人。

﹝1﹞心靈受創的人

以往曾受過嚴重創傷的人,多半會變得特別敏感。這些人因為不想再度受傷,會很敏感地察覺到可能與受傷相關的徵兆。所以,即使別人不認為是威脅,他們也比較容易感到危險。

當這份「創傷」不僅止於特定範圍,而是涉及廣泛層面的情況下,換言之,就是曾在受虐環境中成長的人,對威脅的感受也會隨之擴大。只要別人持不同意見,這些人就會倍感威脅。

﹝2﹞難以適應變化的人

有些人純粹只是難以適應變化。他們的個性比較容易焦慮,或是因為亞斯伯格症等因素而有發展障礙的人,只要身旁出現任何變化,對這些人而言等同於威脅。即使仔細分析後,就能明白這些變化根本稱不上威脅,但他們就是會將「變化」視為威脅。

在我們過往的生活經驗中,若我們毫無惡意,對方卻突然暴怒時,有些案例或許就是出於對方難以適應變化。

為難你的人,其實也在為難自己

要把那些令人不悅的非難,當作是「有困擾的人」來看待,對某些人來說或許還是很難接受。

想必你會覺得:這個人對我做了這麼過分的事,為什麼還要對他好?

然而,請先了解一件事:「換個角度思考」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對方。

倘若你一直以受害者自居,心中的「受害者心態」就會越來越強烈,也會加深自己「束手無策」的無力感。可是,只要願意走下受害者的寶座,就能為自己做主,自由選擇如何處理眼前的狀況。

最重要的,就是當你抱持著「哦,那個人有困擾」的觀點時,會比覺得自己「被擺了一道!」更從容自在。

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為難你的人,其實一點都不好過──明白這個事實,應該對會有些幫助。

某些情況下,發動攻擊的人,看起來的確像是在享受這份的樂趣。這種情況,確實很難把對方看作是「有困擾的人」。

然而,除了極少數的喪心病狂(這種人真的非常稀少),人在為難他人時,其實也是在為難自己。

請試著假想一下自己在責備別人時,應該不會覺得舒暢快活才對。你會膽戰心驚、身心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擔心自己會不會有哪裡被挑戰。會有這種反應很正常,因為攻擊他人,等於向對方宣告「反擊的目標就在這裡」。

只要稍有破綻,就會被反將一軍。因此會一直處於劍拔弩張的緊繃狀態,必須不斷嚴格地挑剔自己,簡直跟打仗一樣。

此外,你也會開始在意,這些言行對周遭的人際關係會產生什麼影響。例如,你責備完別人後,是否曾想告訴其他人自己說了哪些話?

這個反應並非純粹想炫耀自己的英雄事蹟。一方面是因為需要支持,得到其他人的共鳴,聽到「說得好啊」、「你就應該這樣說」之類的回應。

畢竟在人在對某個人發動攻擊後,儘管當下打了勝仗,但若眾人選擇同情對方而孤立攻擊者,那可就不妙了。此外,還會擔心是否被視為「暴躁易怒的危險人物」,伴隨著種種不利因素。

換言之,攻擊別人等於攻擊自己。

習慣性發動攻擊的人,除了是旁人眼中不討喜的角色之外,自己也隨時都在吸收有害物質。

這種人往往也很討厭自己,這是很理所當然的。因為每當他們對別人說三道四的同時,自己也吸收了其中的負能量。

如果你還是自認有錯

有時候,雖然理智上明白「會發動攻擊的人,就是有困擾的人」,但只要創造出攻擊契機的是自己,就會覺得自己還是有錯。

然而,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學會不去想「因為我有錯,所以才會遭到攻擊」,貫徹「因為對方有困擾,才會攻擊我」的觀點,至關重要。

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當對方言之有理時

來自主管的指責,在形式上看似惱人的攻擊,但有時這些指責,確實是有值得虛心聆聽之處。

根據前述內容,有人可能會質疑:難不成應該把所有攻擊者都當成有困擾的人嗎?

我的答案是「YES」。為什麼這麼說?倘若把對方的一言一行,都當作針對自己的攻擊時,就很難坦然接納對方真正想傳達的內容。

代表自己的身心尚處於「受打擊模式」,會想方設法地自我保護,睜大眼睛找尋自身的不足之處,以至於很難平心接受對方給的忠告。

主管的說詞固然言之有理,但既然是以攻擊的形式呈現,就代表主管正在發愁。

倘若真的想站在教育的立場,把言之有理的內容告訴部屬,那麼即使發言聽起來有點攻擊意味,主管應該能讓部屬聽出「啊,主管是為我好,才會把話說得這麼重」的感覺或以好言勸慰取代責備。

當上述情況都沒出現時,代表主管自己也在焦頭爛額。亦即,主管並沒有仔細考量清楚才指導部屬,而且有些部分流於情緒。

因此,「會發動攻擊的人,就是有困擾的人」在這裡也適用。

當我們把觀點改換成「主管有困擾」後,應該就不會再做出過多的防衛。

只要回顧各種狀況,想想自己做了什麼讓主管煩心的事,就能從主管的「哀號」中,找出「想表達的重點」。接著,就能毫無抗拒地向主管坦然道歉,說聲「這次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下次會注意!」讓主管放心。

若對方是講理的主管,說不定能趁機了解彼此真正的想法。

‧認為自己真的有錯時

有時候,事情已超越虛心聆聽的境界,而是我們衷心認為自己有錯,輕易被罪惡感擊潰。不過,即使如此,懂得懷抱「會發動攻擊的人,就是有困擾的人」的觀點,仍然相當重要。為什麼?因為罪惡感是一種非常自私的情緒。

當我們被罪惡感擊潰時,其實我們只考慮到自己—滿腦子都是「有錯的自己」,完全沒有顧慮到「那個正在煩惱的人」。

即使想為對方做些什麼,思考仍會聚焦在「該做什麼才能求得原諒」,看不到「對方真正需要的是什麼」。越是真心認為自己有錯,越會想為對方做些什麼。

所以,這時懂得把對方當作「有困擾的人」,尤其重要。

想知道如何面對他人攻擊? 請見 《面對情緒攻擊的勇氣:害怕衝突,更不想忍氣吞聲,如何閃避、巧妙回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LRYORVTHx2c2vm7dl2xaQ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