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真心不騙! 心碎會讓你心臟病發作

真心不騙! 心碎會讓你心臟病發作

心碎會讓你得心臟病

本文摘自《失控的心靈——那些讓我們焦慮、恐慌、憂鬱、自戀、上癮、偏執、過勞、依賴症、強迫症、社交恐懼、歇斯底里的運作機制與應對策略》


沒有一種情緒可以不經由身體表達。情緒寫在我們的態度和臉上,全世界的人可以透過表情直覺地辨認出別人的感覺:快樂的人微笑,受驚嚇的人因恐懼而表情呆滯,生氣的人憤怒全寫在臉上,悲傷的人萎靡不振,或是因悲傷而衰老。

贊助

我們的身體是情緒的表現,而且保證不只侷限在臉上。每個人都知道也都能感覺到,例如「有什麼哽在心裡」,「這讓人反胃」或者「考前緊張得想上廁所」。無論如何,身體和心靈的分界上成長出一種工業和供應系統,但是經常出錯:我們有照顧身體的醫生和照顧心靈的醫生,兩者都會遇到各自的極限。

有件事天天在上演:每天在家庭醫學科候診室裡等待的德國病人中,百分之二十到四十是白坐在那裡。因為他們的問題不是出在身體,而是心靈。身體只是提供了舞台,讓心靈疾病在那裡演出。

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國民在一生中會罹患一次心理疾病。但是他們大多數人首先不是得到心理醫生,神經科醫生或是心理治療師診治,而是家庭醫生,有時候甚至讓家醫治療多年,因為病人通常會先向他們諮詢。

然後常常會出現所謂的「厚病歷檔案症狀」或是「走換醫生」。因為一位醫生不能找到疾病的明確原因,但是仍然想幫忙,所以把病人繼續送到下一位專門醫生那裡,或是送去做下一個檢查。有時候要過了好幾年,直到病人終於找到真正能幫他的人:一個心理治療師或是身心醫學專科。

對某些人來說這還不是解脫。長年在醫生診間流浪漂泊,這些病人現在瘋了。幾世紀以來將身體與心靈分開造成的刻板印象,至今仍影響著我們。

不是沒有人企圖改正這個印象。佛洛伊德早已注意到身體和心靈的交互作用,許多二十世紀的醫生敞開心胸接受整體的觀察,已經朝心靈走近了一點,因為人們不再將它阻擋在門外。

基本上來說,這不是一個新發現,而是一個再發現。如果人們願意,心靈在醫學上又重新得到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西元前三百九十年就已經賦予的地位:「治療疾病時的最大錯誤就是有治療身體的醫生和治療心靈的醫生,兩者不可以分開。」

目前人們越來越把焦點集中在心靈上,把它當成長久以來認定為「文明病」的原因。但是,心靈看起來在心臟病、糖尿病和免疫系統疾病上扮演的角色要比人想像得還要重。

如果仔細觀察身體和心靈的合作,這並不令人驚訝。

身體和心靈:向來合作無間的團隊

我們的腦不斷接收來自內部臟器的訊號。頭看起來也許離肝臟、脾臟或腸子有點遠,但這是錯覺。腦一直對身體內部所有正在發生的事瞭若指掌。每一個最細微的波動,每一次心跳和目前的心跳節奏都被記錄下來。腦知道消化系統的化學情況,免疫系統也不斷傳來最新消息,向它報告誰或是什麼正在身體裡活蹦亂跳,是否屬於正常狀況,或是應該採取一些措施。如果某樣東西不合適,或者必須被修補,心靈就會對身體的消息做出反應,並改變我們的行為來適應:我們取消約會,因為我們覺得不舒服。有時候早點上床,或是覺得需要調慢生活節奏。如果身體裡有什麼不對勁,心靈會成為身體的夥伴,在能力範圍所及之處幫助它。注意傾聽訊號會很有幫助。

反向的合作關係同樣協調得很仔細:沒有其他機制能像前面談過的壓力軸更容易看到身心的團隊合作。它從頭貫穿整個身體,基本上來說,它就是心靈在身體上的執行裝置。恐懼和壓力是心靈引發的情緒,而身體用反應來執行和回應。我們的心靈不斷刺激器官,跟每一個器官都有個別的關係,但是跟一個器官的關係特別親密:心臟

心理心臟病學中的心靈相契

日本傳統捕捉章魚的陷阱叫做「章魚壺」(Takotsubo)。基本上看起來像一個傳統的花瓶:一種陶製容器,下面有寬大的腹部,上面有細頸。對想吃大餐的人來說是好東西,對好奇把頭伸進去卻出不來的章魚是最糟糕的情況。

在這裡提到它的原因是:一九九〇年代初期一家日本醫院的心臟專家檢查一個女病人的胸腔時,發現病人的心臟沒有一般心臟的形狀,而是章魚壺的形狀:心肌像氣球一樣被吹起來,血液流不出去。

病人被送進醫院是原本被診斷出有心肌梗塞。至少她出現了典型症狀:呼吸困難、胸口悶、心跳過速、劇烈疼痛。從外表來看事態非常明顯。但是當醫生想用超音波和心導管來確定診斷時,原本清楚的病例一下子變成大謎題。醫生發現病人心臟的冠狀動脈完全沒有阻塞。如果這位女士有心肌梗塞,會有一條或多條血管是阻塞的或至少很狹窄。醫生看到的卻是心臟尖端不尋常的擴大。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眾所皆知,談話有助於解決問題。事後醫生詢問病人後發現,她在發病前經歷了個人很重大的損失。於是醫生思索:心理壓力可以對病人的心臟有如此大的影響,讓心臟都變形了?他們當時把這個病例描述為「章魚壺心肌症」(Takotsubo Cardiomyopathy),不久後顯示,這個故事並不是特例。如今章魚壺心肌症已經被研究透徹,也以另一個較浪漫的名字聞名:心碎症候群(Broken Heart Syndrome)。

文學長久以來都在處理人與悲劇,現在也有很多醫生明白箇中道理。過去幾年越來越常診斷出這個病症。根據統計,所有心肌梗塞的病人當中,有百分之二的病因是章魚壺心肌症。犯案者(又)是壓力荷爾蒙。可能由於長時期高負擔的工作引起,也有可能是個人遭遇巨變之後所經歷到的心理壓力引起,例如親友死亡或是與配偶離婚等。結果發現左心室有許多「兒茶酚胺」(Catecholamine)的受體,其中也包括腎上腺素和去甲基腎上腺素。如果一個人的壓力值很高,血液中就充滿了這些物質。這些物質給心臟的刺激可以讓心臟的功能混亂,緊繃。另外,壓力荷爾蒙也有可能影響心臟內鈣的平衡。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鈣是骨質的重要建材,它也對心臟律動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如果鈣的工作受到干擾,心臟就可能會失去節奏並引起抽筋。後果就是受到影響的心室擴大。

眾多心臟病受心靈影響極大,章魚壺心肌症只是其中之一。我們目前知道,心律不整(特別是前心室)、高血壓和冠狀心臟疾病後面都可能隱藏著心靈的問題。目前出現了一門新學科專門研究這兩個器官的交互作用:心理心臟病學連接了心臟內科醫學和心理學,也就是心臟和心靈之間的環節。不是做些觀察,而是觀察雙方的共同點。因為這個關聯的走向不只是從心靈到心臟,也從心臟到心靈。

心臟疾病也會帶給病人嚴重的心靈危機,導致巨大恐慌或是引發深度憂鬱直到可能自殺。例如曾經接受過心臟支架手術的人,雖然之後恢復了良好的心臟的功能,但是整個生病過程通常會對心靈留下巨大的影響。有時候在心臟手術之後,人們期待病人現在幸福快樂,滿足且沒有憂慮,畢竟一切都修補好了。但實際上病人在手術後常抱怨有死亡的恐懼,憂慮,擔憂未來,以及在手術準備室、加護病房的不安經歷和疼痛。

心理心臟病學也關注心靈的狀況。現在我們知道,如果有個受過訓練的心理醫師在一旁協助,病人在術後痊癒比較快。最好的治療是支持病人做個成熟的病人。因為病人不了解的東西會讓病人心生恐懼,這在心臟治療方面通常特別多,而且會阻礙病人康復。有些病人被困在純生理醫學系統中大範圍及部分不必要的檢查裡,我在治療過程中經常聽到病人說:「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是因為健康醫療體系可藉此大撈一筆。

如果病人清楚認識身體的功能,並且知道什麼東西讓它們激動,什麼讓它們安靜,病人就會有掌控並發揮影響力的感覺。這樣會減少壓力、恐懼和所謂的「身體激動」,如心跳過速或心悸——可能會發生,但並不表示很危險。

更多心靈與身體間的關係,請見 《失控的心靈——那些讓我們焦慮、恐慌、憂鬱、自戀、上癮、偏執、過勞、依賴症、強迫症、社交恐懼、歇斯底里的運作機制與應對策略》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