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什麼是希塔療癒? 希塔療癒創始者的神奇際遇

什麼是希塔療癒? 希塔療癒創始者的神奇際遇







本文摘自 希塔療癒:世界最強的能量療法



什麼是希塔療癒? 希塔療癒創始者的神奇際遇

希塔療癒的形成

從一九九四年的奧利安(Orian)技術概念到希塔療癒在當今的成就已經是一段相當長的旅程。這個旅程已經與支持這項工作的優秀的希塔療癒治療師和教師們分享。希塔療癒在春天繼續成長為一棵美麗的樹,受到世界各地人們的灌溉。


我叫維安娜(Vianna)。我是希塔療癒的創始人。我天生就具有通靈的能力,雖然我最初的計劃不是使用這種能力進行療癒。由於個人健康問題,我開始對道教、營養學和草藥進行初步研究。這些興趣最終引導著我通往自然療法(Nature’s Path)的道路前進,這就是我事業的名稱。

這條道路最初始於一九九○年,當時我與結婚十年的丈夫離婚,有三個小孩要養。我聽說政府必須為能源部聘請一定數量的女性。能源部的設施地離我住在愛達荷州愛達荷福爾斯的地方比較近。我的計劃是在核安全領域所謂的「核電廠」 工作當一個警衛,並仍然追求我對藝術的真正興趣。我知道乘坐公車的時間很長,但我認為薪水和福利是值得的。

一九九一年,我開始為核電廠警衛工作開展為期一年的培訓。競爭非常激烈,我必須學習能夠將我推向極限的技能。完成培訓後,當我在等待政府核准核電廠警衛工作時的期間,我在附近的製造工廠找了份工作。

在此期間,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的其他興趣。休息時,我會繪製其他員工的素描,並幫他們做簡短的靈性解讀。這是輪班的工作,我經常從午夜到早上工作。

作為一個單身母親,我很快意識到,在一家製造工廠擔任保安人員並沒有為我的家人提供想要的未來。我知道我必須改變一些事情。

健康的問題激勵我去集中精力研究自然療法。一九九四年三月我完成了自然療法的課程,我開辦了一家提供全日按摩、營養諮詢和自然療法的公司。

我開始意識到,當門開始打開時,我正在追尋生命的道路。我遇到了一位靈媒,他建議我靠著做解讀為主要收入。好像透過神奇魔法一樣,我有了辦公室開始工作,從第一天起,我總是有客戶進門。在第一週,我遇到了成為我最好朋友的人,並建立了回籠的客戶來做解讀。正是在這些解讀期間,我發現我會靈聽,造物主的聲音會給我指示。我變得非常擅長於解讀,並被要求用正在使用的技巧開課。這是我作為靈媒的開始。從這時起,我在靈性上的學經歷跟過去的自己相比,倍增許多。

此時,我的右腿出現嚴重問題。它會間歇地腫脹到正常尺寸的兩倍。由於發炎症和劇烈疼痛,我認為尋求傳統的醫療幫助是明智的。在一九九五年八月,我被診斷出患有骨癌。我被告知我右側股骨1出現腫瘤。此時執行的每項測試都證實了這一點。骨科醫生告訴我,他只見過另外兩例像我這樣的病例。他還告訴我,他覺得截肢可能是我最好的選擇。他說,這會讓我有更多的存活時間。

我覺得好像黑暗籠罩著我,我的折磨還沒有結束。我的醫生把我送到了猶他大學進行活組織檢查。在這個活組織檢查中,我被告知這個過程需要將我的腿部切開,並允許醫生做侵入性動作,藉著刮除股骨部位組織,採取股骨部位的組織樣本。我別無選擇,為了身上這極度的痛苦而旅行了四個小時,做了活組織檢查。布萊克(Blake),我當時的丈夫,開車載我去猶他州,我被送進醫院。我必須在手術時保持清醒的狀態,被迫聽到錘子的聲音和鑽孔。我被建議留在醫院一晚,但我的前夫告訴醫院工作人員我們要離開,因為我們沒有保險。我太虛弱無法與他爭辯。所以,在令人難以置信的痛苦中,我被匆匆趕到車上,並在長途駕車之前在布萊克的哥哥家裡過夜。

當我離開醫院時,醫生告訴我,如果我用腳走路時,它就會斷裂。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除了截肢以防止癌症擴散之外別無選擇。我還被告知,無論如何我可能只有幾個月能存活。

這種折磨讓我拄著拐杖六個星期。腫瘤仍然讓我感到無法忍受的疼痛。我的人生似乎正在崩潰。我拄著拐杖蹣跚而行,生活在不斷疼痛的痛苦中,懷疑著我還能活多久。我仍然不斷的前進,繼續看客戶,不是因為我有很大的勇氣或耐力,而是因為我有經濟上的責任而且我的孩子需要我。雖然我剛剛才和前夫結婚,但這種關係只不過是真正的伴侶關係,而當我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時,這關係變成了我額外的負擔。我不能放棄和死亡,獨留我的孩子們。想到他們會被送到親戚,甚至他們的父親(截癱和生病)那的想法,是我無法忍受的。這些想法給了我存活的意志。

即使我病得很重,我的通靈能力也變得更加準確,就像我與造物主的連結一樣。我一生都認為自己有一個更高的目標,就是我十七歲時做出的承諾。現在我不確定是否能夠完成它。

在困惑和悲傷中,我向造物主發出一聲吶喊:「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會失去腿?天啊,我會死嗎?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這個請求中,我聽到一個聲音,聲音響亮而清晰,好像說話者正站在我旁邊,在房間裡:「維安娜,無論有沒有腿你都在這裡,所以面對它。」

我對這個答案感到驚訝,但是,雖然我不知道在那時也許是我需要的,但當下我決定要找到一個療癒我身體的方法。

來自我所居住地區的療癒師聽說了我的困境,人們似乎無處不在地幫助我。有些人是很棒的療癒師,幫我渡過了黑暗時期。大家為我祈禱希望能幫助我活下來。我仍然感謝上帝讓愛麗絲(Alice)和芭芭拉(Barbara)幫助我移除這些痛苦。

我狀況看起來很可憐,蹣跚著走進我的辦公室,傾靠在我的按摩床上做按摩,痛苦地掙扎著解讀。除了我的問題,我的腿部出現了葡萄球菌感染。我覺得真是夠了!我打算好好治療自己。

首先,我要說我從未反對傳統醫學。我相信我們應該尊重受過訓練的醫療保健專業人士的意見,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可能是正確的。即便如此,我覺得在我的單獨病例中,醫生對骨癌的診斷是錯誤的。

我相信自己的直覺和我從造物主那裡收到的信息,我開始善用自然療法的知識。我意識到我必須積極關注清理我的身體。我開始進行一系列檸檬排毒以及三溫暖排毒。我花了很多時間在三溫暖裡 – 每天四小時,超過兩週半的時間都是這樣。我服用了維生素和礦物質,並且不斷地祈禱。透過這一切,我仍然相信醫生給我的醫學診斷是錯誤的,但儘管我正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自己,但仍然覺得身體是不適的。

我的活檢結果終於回來了,結果是骨癌陰性反應,這使得醫生感到困惑,因為之前進行的每項檢查都顯示出腫瘤。然而,活檢顯示出死細胞和正常骨細胞。醫生決定將檢查結果發送給梅奧診所。幾週後,我從猶他大學被叫來,告訴我梅奧診所的測試結果。根據測試結果,他們確定淋巴癌或無法診斷的肉瘤(惡性腫瘤,Sarcoma)殺死了我股骨的細胞。我知道這更接近真相,我相信是汞中毒所造成的。如何得知?我之所以知道這一點,是因為我上去問上帝(或造物主),並且接收到了我是汞中毒的信息。

我開始尋找答案如何將汞排出體外。我開始排毒並總是信任從上帝那所接收到的信息。我的腿已經萎縮並且醫生告訴我,如果我真的活下來了,我需要進行物理治療以使我能夠正常行走。

我相信我存在的核心是上帝可以即時療癒,儘管發生了這一切,我仍然相信我的直覺。不知怎的,我覺得我已經知道如何療癒自己了。我只是缺少一些東西。我用過常規藥、排毒、營養、油、維生素、肯定句訓練和冥想,我仍然生病了。每當我問造物主時,我都被告知我已經知道答案了,而且我必須記住如何呼喚上帝。

當我在山上時,我祈禱的答案來了。我和一些朋友舉辦了聚會,我們在那裡露營,分享了一頓百樂餐。每個來到這裡的人都帶一盤食物來參加聚會。來自俄勒岡州的阿姨出乎意料地出現了,但肚子疼得厲害。她躺在帳篷裡,我進去幫助她。她知道我是自然療法師,但我沒有草藥。她所帶來的劇烈疼痛使我相信可能是她的闌尾出問題。我開始進行身體掃描,就像之前我曾與其他人做過數百次一樣。我走出了我的頭頂,穿過我的頂輪,正如我在解讀時所做的那樣,當我在姨媽的空間時,我問造物主她的問題是什麼,我被顯示它是蘭氏賈第鞭毛蟲。我告訴它走開,見證了造物主釋放她胃裡的痛苦。幾秒鐘之內,疼痛就消失了。阿姨能夠站起來並感覺好多了。這件事讓我深思熟慮,並鼓勵我再次使用這方法。

第二天,一名男子因嚴重背痛而進入我的診療室。反思姨媽發生的事情,我對他做了同樣的程序。他的背痛立即消失了。

那天晚上,我思索過去幾天的事件。我覺得是時候對自己做同樣的事了。第二天,我蹣跚著走進我的辦公室,為實現這一目標的前景感到興奮,我心想,不可能這麼簡單。

我在辦公室的門前停下來,從我的頂輪中走出我的空間,向造物主祈求。然後我下指令對自己進行療癒,它起作用了!我的右腿原本萎縮到比我的左腿短七公分左右,立即恢復到正常大小。疼痛移除了,我的腿被治癒了。

我對自己的療癒感到非常興奮,整天都無法克制地測試治癒我的腿部的這力量,好奇地看看疼痛是否會恢復。

在我的感激之情中,我向造物主發誓,要將這種技術傳授給所有想要學習它的人。這是我們今天所熟知和喜愛的希塔療癒的基礎。

我使用這種技術的下一個人是一個小女孩。一位名叫奧黛麗米勒的女子,有一位健康遇到困難的曾孫女,帶著孩子來接受治療。她對我腿部的瞬間治癒一無所知。

我問她,「你為什麼把她帶到我身邊?」

奧黛麗帶著深情的目光看著我說:「上帝讓我把她帶到你身邊。」

我記得她是怎麼走到我的身邊並讓我將孩子抱在懷裡。這孩子的手臂很小;在過去的兩年裡,她的體重一直沒有增加。她出生的時候雙腿畸形,心臟有雜音,還有我只能說她的態度非常糟糕。

我知道我已經痊癒了,所以我告訴奧黛麗,我需要六天的時間來療癒孩子並認為這將是充足的時間。我對這項新技術很興奮,但也很焦慮。我記得我向造物主祈求,哦!親愛的主,請幫助我治癒這個孩子。拜託,拜託,拜託治癒這個孩子。然後我上到第七界去使用造物主顯示給我看的程序。

六天裡的每一天,奧黛麗的女兒開兩個小時的車帶這孩子來我這進行半小時的療癒。我把她放在彩燈下,使用新的療癒技巧。

這小女孩那時是柱著拐杖走路,第三天,她站起來告訴我,她可以走路,她會想在沒有拐杖的情況下走到她的祖母身邊。我對她說,「哦,不,親愛的,你還不能這樣做。你還不夠強壯。」但是,很固執的,她告訴我她要這麼做。她站起來向她的祖母走了大約九十公分左右。這是她第一次獨自行走。我非常驚訝!

在那之後,我見證到她背部被拉直,並驅逐了幾個絛蟲。她的心臟雜音已經消失了,她開始用物理療法學習如何正確行走。現在她有了力量,她可以教她的身體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走路。這種療癒最神奇的部分是她在短短三天內增加了將近一公斤,在六天內,增加了兩公斤左右。

有效果了!真讓人振奮,我開始對患有各種不同疾病的人使用這項技術,並開始幫助療癒患絕症的人。各界人士通過口耳相傳找到了我。我發現,我已經擁有的客戶,在使用這個療癒上非常成功,很快就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新客戶。他們中的許多人立即得到了治愈,有些人進行了幾次治療,而有些人則根本沒有被療癒。

使用在不同情況而獲得很多成功的結果後,我得到了關於為什麼這種技術這麼有效的結論。我開始相信我們是根據大腦在「希塔狀態」進行這些療癒的。我的理論是,我們要進入希塔波來實現這些療癒。如果我的理論是正確的,那麼我在治療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發展,並且可以通過科學的方法來解釋信念療癒。



閱讀更多靈性相關好文





更多希塔療癒的詳細內容,請見 希塔療癒:世界最強的能量療法





更多酷活話題

脈輪   水晶   占卜  健康飲食   減肥   心靈 

天使數字    旅行  占星  愛情   廚藝

精油  冥想  紓壓


 


熬過眼前的苦,你會得到什麼?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