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易經》第五卦 : 水天需,坎上乾下

《易經》第五卦 : 水天需,坎上乾下

周易卦爻辭原文

需:有孚,光亨,貞吉。 利涉大川。

初九:需於郊。 利用恒,無咎。
九二:需于沙。 小有言,終吉。
九三:需於泥,致寇至。
六四:需於血,出自穴。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上六:入於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周易卦爻辭解文

《需卦》象徵等待:具有誠實守信的品德,光明正大,做事才會亨通順利,占問的結果是吉祥的,出外遠行,渡過寬闊的河流會很順利。 《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象辭》說:《需卦》的卦像是乾(天)下坎(水)上,為水在天上之表像。水汽聚集天上成為雲層,密雲満天,但還沒有下雨,需要等待;君子在這個時候需要吃喝,飲酒作樂,即在等待的時候積蓄力量。

初九,在郊外等待,必須有恒心,長久耐心地靜候時機,不會有什麼禍患。 《象》曰:”需於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無咎”,未失常也。 《象辭》說:”在郊外等待”,表明不能冒險輕率前行;”長久耐心地等候時機,不會有什麼禍患”,表明沒有偏離正道,沒有偏離天地恒常之理。

九二,在沙灘上等待,雖然要受到別人的一些非難指責,耐心等待終究會獲得吉祥。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有小言,以終吉也。 《象辭》說:”在沙灘上等待”,表明寬宏大量不急躁;雖然受到一些非難和指責,但終久能獲得吉祥。

九三,在泥濘中等待,結果搶劫的強徒乘機而至。 《象》曰:”需於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象辭》說:”在泥濘中等待”,說明災禍還在外面,尚未殃及本身;自己招引來強盜,說明要處處謹慎小心才能避開危險。

六四,在血泊中等待,不小心陷進深穴,用盡全力才逃脫出來。 《象》曰:”需於血”,順以聽也。 《象辭》說:”在血泊中等待”,表明此時必須沉著冷靜,順應時勢,聽天由命,以等待轉機。

九五,準備好酒食招待客人,占問的結果是吉祥的。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象辭》說:”準備好酒食招待客人,占問的結果是吉祥的”,說明此時處於中位,完美無缺。

上六,落入了洞穴之中,忽然有不請自來的三位客人到來;對他們恭恭敬敬,以禮相待,終久會得到吉祥的結果。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象辭》說:”不請自來的三位客人到來,對他們恭敬而且熱情地招待,終久獲得吉祥”,表明此時儘管處在不適當的地位,但還沒有遭受大的損失。


「需卦」的意義

需卦是雲靄中天之卦,密雲不雨之象。需卦的主要意思就是等待,只要有耐心,前途是光明亨通的。只要堅守純正就會吉祥,能夠涉水渡過大川的。占得此卦的人,正在辦著的事還沒有頭緒,或者是你正在等著什麼消息。總之,要耐心等待,雨季到來時,天自然就會下雨,時機到了,事情自然就辦成。

「需」在《說文》中的解釋是:「需,須也,遇雨不進,止須也。」就是講下雨了,必須找個地方避雨,等雨過天晴後再趕路。所以需卦便有等待的含義。前面屯卦是有雲有雷表現的是要下雨,蒙卦則是下起了濛濛細雨,此卦則是等待雨過天晴。所以《雜卦傳》中說:「履不處也,需不進也。」便是說需卦有等待的含義。

而需卦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就是講飲食之道。《序卦傳》中說:「物稚不可以不養,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這便是說,屯卦處於事物的萌芽時期,相對於人來說就是嬰兒期;蒙卦處於事物的蒙昧時期,相對於人來說就是兒童期;需卦則處於事物的生長期,相對於人來說便是少年時期。在生長期,自然最重要的便是飲食之道了。雨水與陽光給植物提供了飲食的所需,植物給食草動物提供了飲食所需,食草動物給食肉動物提供了飲食所需,動植物又給人類提供了飲食所需。長生期,必須要有充足的營養物質,所以需卦便也含有飲食之道的含義了。


【占問】

解釋:需要等待時機。
特性:謙恭有禮,性格保守,稍被動,但為人誠懇,欲求不高,中晚年才漸入佳境。不利早婚,有宗教藝術興趣。
運勢:宜退守正道,不宜冒險前進,投機急取反而失利。須知貪小失大,智者必須待時也。
家運:初為多事之秋,須憑智慧耐心挽救頹勢。
疾病:病情拖延,須留心治療,為頭、胸、肺、泌尿系統等病。
胎孕:臨產之時才占卜,表示會有障礙。防克產母。
子女:得子遲。
周轉:不能預期而得,有延滯。
買賣:有口舌不可成就,亦勿貪小而失大。
等人:遲到。
尋人:此出走之人因感情之事,於西北或北方。
失物:即時不能尋回,需經過一段時間將會出現。
外出:充分準備齊全後,可平安無事。
考試:要多用功。
訴訟:暫時未能了結,以和為貴。
求事:不宜急取,急亦不得,再等待,再尋求。
改行:不宜。
開業:不宜。


了解更多命理神祕學知識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象傳》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郊」者,偏鄙之地;[坎]者,水也、險也。「需於郊」者,前途為[坎]水所阻,必侍川水減退,故「需」。又[乾]為金,如旅客懷金,中途被水,以致滞留者。以[乾]三爻,對外卦之[坎],各以所居遠近繫辭,曰「郊」、曰「沙」、曰「泥」,取漸次近險之象。

此爻去水最遠,不敢進而冒險,故曰:「需於郊。」所謂「危邦不入,亂邦不居」之義也。躬耕郊野,無求於世,久而不改其節,故曰:「利用恆。」「恆」,不變動之義;「用恆」者,始終不變也。

初九之患,相去尚遠,然思患預防,恆守其貞,可以免禍矣,故曰:「無咎。」以爻體[乾],[乾]者、剛健,其道以上行為常,且以初九與六四正應,苟急其應,則必有冒險之虞。今僻處遠郊,以待時機,是以《象傳》曰:「不犯難行也。」

【占問】

問戰征:爻曰:「需於郊。」是必屯營於郊也。[坎]為險、為難,是心前進有險,故《象》曰:「不犯難行也。」初為卦之始,知初次出軍;曰「恆」、曰「需」,知宜久待。恆而後進,必無咎也。
問功名:卦屬初爻,知為初出求名也。郊為草莽之地,「需於郊」,謂宜退居於野也。「恆」、久也,「利用恆」,謂宜久待而後可利見也。《象》曰:「不犯難行也,其能守其恆,故無咎。」
問營商:行商之道,以恆久為利。「需於郊」,知必前途有險,暫以貨物堆積於郊,以待時而行也。《象》曰:「未失常也。」知貨物無損失也。
問疾病:「郊」者,田野空曠之處,謂宜就野外,幽居以養病也。「無咎」,即病無害之謂也。
問六甲:生男。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象傳》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沙」者,近水之地,比九三之「泥」尚遠,比初爻之「郊」近矣。「小有言」者,謂有言論之爭。凡《易》之辭,患難之小者曰「小有言。」

二爻進初九一等,漸近於險,有「需於沙」之象;雖有剛陽之才,足以濟險,以上無君長之應,中無同僚之助,唯居柔守中,寬裕自處,是需之善也。然以去險漸近,雖未至大害,已有小言矣,故曰;「小有言。」

互卦為[兌],[兌]者,口也,悅言之象,[坎]者,舌也,怒言之象,謂彼出怒言,而我能和解之,故曰:「終吉。」「衍」,寬綽也,謂胸中寬衍,又能忍耐,終得濟焉。故《象傳》曰:「需於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凡爻辭變而之成曰「終」,為原始以要終。「終吉」者,前凶而後吉也。

此爻變則為[既濟],其爻辭曰:「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亦可見「終吉」之義也。

【占問】

問戰征:[坎]為隱伏,玩爻象,謂宜伏兵於沙漠之地。或因間諜致誤,小有挫折,終必吉也。
問營商:二爻辰在寅,上值天江四星,石氏云:「天江明動,大水不具,津梁不通。」因之貨物不能通運,故「需於沙」,「沙」、水岸也。雖小有口舌,無害商業,故「終吉」。
問時運:沙從水、從少,是少有水之處,不通舟楫也。「需於沙」,猶言時運之不能也。二爻辰在寅,又上值箕。 《詩緯》云:「賓為天口,主出氣。」小有言,是誨言也。然需以待之故「終吉」。
問六甲:生男。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象傳》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泥」者,水際濕土,即水際之地也;「寇」者,[坎]之象,災之大也。初九之郊、險尚遠,九二之沙、險漸近;九三之泥,身已接險,禍在目前。

此爻居[乾卦]之極,過剛而不中,故當險難在前,復不介意,恃己剛強,見上位之應我,不辨時機,不察事情,一意妄進,將以救在前之險,故非[坎]險來迫人,是人自進而逼險。譬如水不溺人,人自冒險狎水,以致其溺,故曰:「致寇」也。然當此時,能操謹思持重之心,戒輕舉妄動之失,及早悔悟,猶得免於災也。

《象傳》曰:「在外也」者,[坎]險在外卦之義;又外者,謂意外之事也。我欲救彼而郤為彼所害,九三之意外也。且非災之來害我,自我去招致其災,故曰:「自我致寇」。若能敬慎自持,量宜而進,雖[坎]險圍繞,亦不能如我何,我自得以不敗,故曰:「敬慎不敗也。」凡爭名者毀, 爭利者奪,是皆非寇之罪,是自招之孽也。

此爻變則為[節],其辭日:「不節若,則磋若,無咎。」可以見敬慎之義矣。又如九三,六四雖陰陽相比,不相為助,而郤相為生;《易》中此類之比,謂之「害比」。

【占問】

問戰征:九三居內卦之終,逼近外卦,[坎]為寇,亦為災,故曰:「災在外也。」有敵來寇者,謂「寇至」,有我去招敵者,謂「致寇至」。必謹慎自持,先立於不敗之地也。
問營商:「泥」,拘泥也。行商之業,宜流動,不宜拘泥。若拘泥不化,內有疑忌,遂致外變端。慢藏誨盜,即以致寇也,可不謹慎哉!
問功名:爻曰:「需於泥。」泥水際污泥也,需於此,則必將下流而難期上達矣。其不敗也,亦僅免焉。
問婚姻:《易》以寇與婚嬉並言,謂寇則必非婚婿,是怨偶也。「需於泥」,不進之象,於婚事則必不成。
問六甲:生男。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象傳》曰:需于血,順以聽也。

[坎]陰為血之象,[坎]險為穴之象。此爻與上六同言「穴」者,以體[坎]也。血者,殺傷之地,穴者,險陷之所,此爻入坎險殺傷之地,為寇所傷,故曰:「需於血。」「需於血」者,承前爻「致寇」而言也。蓋六四重陰才弱,居[坎]險之初,以一陰柔之資,為三陽所迫,臨大難之沖。唯能順以從時,不競於險難,雖受小傷,不至大凶,終得出險。

六四上比九五,為九五所救,出九死而得一生,故曰:「出自穴。」猶孔子解匡人之圍,文王脫羑里之難也。夫云出於地,升於天,無不由穴,故有「出於穴」之義。且此爻居外卦之始,又有出之象,變則為[夬],有「決出」之義。

《象傳》:「順以聽也」者,謂能順從九五之訓誨也。[坎]為耳,有聽之象。

【占問】

問戰征:四為[坎]之始,[坎]為血卦,「需於血」,是戰之受其傷也。「出自穴」,是雖傷而猶能出於險也。其所以出險者,蓋不在強爭,而在順聽也,順、斯免害矣。
問家宅:曰「需血」,曰「出穴」,有出幽谷遷喬木之象。順者,家道順也,吉。
問營商:玩爻辭,想必是採取礦產也。「出自穴」,斯得利矣。
問功名:所謂嘔盡心血,方得出人頭地,故有需血出穴之象。
問疾病:想是嘔血之症,必須調養氣血,使陰陽調和,自可出險得生。
問六甲:生男。雖小有險難,終獲安產。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象傳》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五爻陽剛而居尊位,居中得正,克盡其道,以此而需,何需不獲?《篡言》曰:「萬物需雨澤,人需飲食,天下需涵養,需之時義大矣哉!」飲食者,人各需以養生,唯人君不需自養,而需飲食以養天下。斯休養生息,使天下之民,人人樂其樂,利其利,咸饜飫於深仁厚澤之中,故曰:「貞吉。」然或狃於豆區釜鐘之小惠,逸樂自耽,不知警戒,則墜其成業者,往往有之,是謂失其中正也。

《象傳》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戒之深矣。且九五君德,尚在險中,需人共濟。初爻樂躬耕以求志,二爻惕人言而復退,三爻守敬慎以免災,至四爻則出穴而進也,
上爻則不速而來也。五爻數來時可,眾賢並進,斯時人君適館授餐,禮隆養賢,賢才亦各效才能,以匡濟天下。教稼明農,畫井授田,首為民生謀衣食之源,不復使天下有一夫凍餒,即遭荒凶,亦必蠲賑周濟,佔切人饑己饑之憂。是王道之久而成化者,其即在[需]之道乎?

《象傳》曰:「位於天位,以正中也。」此之謂也。此爻變則為[泰],天下泰平之象也。

【占問】

問戰征:爻辭曰:「需於酒食。」是得勝旋師,有犒賞策動之象,故曰:「貞吉。」
問功名:是為鹿鳴宴樂之時也,吉。
問營商:五互[離],辰在午,上值柳,附星有酒旗、有外廚,主宴享飲食,知必是酒館糧食等業。又[坎]為入、為納,知其商業必輸入有餘也,故「貞吉」。
問婚嫁:[需]五爻為[泰],[泰]六五曰:「帝乙歸妹,以祉元吉。」又九三曰:「於食有福。」此即「需於酒食」之義也。「有福」,故「貞吉」。《象》曰:「以中正也。」是謂得婚嫁之正也。
問六甲:生男。得子必置酒設席,古今皆然,故爻曰:「需於酒食。」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象傳》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上與四共[坎]陰,有穴之象。上爻居外卦之終,出而無可行,故曰:「入於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者,謂內卦三陽,不招而皆來也。唯柔順不拒絕,無妒嫉爭競之心,一以敬禮相待,彼三陽雖剛斷,無爭奪之意,故曰:「敬之終吉。」「敬之」二字,暗含前爻「酒食」之意;「終吉」之義,與九二同。

上六陰而居險,無復可需,然能敬而下賢,是無失也,故《象傳》曰:「雖不當位,未大失也。」按:「位」者,六爻六位,「位當」者,謂得正位,「位不當」者,謂不得正位也。
是《易》之通例也。然其中亦有差別。

《象傳》曰「位」者,多指九五之君位;又《象傳》中為生卦法而說位者,六爻之正位也。[小畜][同人][大有][噬嗑][家人][歸妹][漸][渙][既濟]皆是也。又《象傳》中說「位」亦有數義。說六爻之正不正者,[履]之六三,[否]之六三,[豫]之六三,[噬嗑]之六三,[晉]之九四,[師]之九四,[解]之九四,[震]之六三,[豐]之[九四],[旅]之九四,[兌]之六二,[中孚]之六四,[小過]之九四,[未濟]之六三,皆是也。於三四兩爻說之者,蓋二五之位雖不正,有「剛中」「柔中」之義。

又以初上為無位之地,不主說位。位當者、吉,位不當者、凶;然又有以位不當之為吉者,[大壯]六五之《傳》是也。又於九五有專說君位者,[比][否][巽][節]之《傳》是也。又有繫不當位之辭者,[需]上六之《傳》,[噬嗑]之《彖傳》,[困]九四之《傳》是也。蓋「不當位」與「位不當」,其義稍異。

「不當位」者,本非正不正之謂也,故[需]之上六,以陰居陰,雖得正者,尚有不當位之稱。位者,謂五之君位也,故[需]之上六及[困]之九四,共於君位比近之關說之。又按此卦中曰「難」、曰「敗」、曰「寇」、曰「血」、曰「穴」、曰「陷」、曰「有言」、曰「孚」、曰「入」、曰「酒」、曰「食」、曰「宴」、曰「樂」、曰「郊」、曰「沙」、曰「衍」、曰「聽」,皆[坎]之象,可知聖人觀象,自有妙用也。

一說「不速」,謂非不召而來也,「需」、待也,謂「需」緩之意。觀初、二、三、四諸爻,曰:「出穴」,皆漸漸而進,不速而來,謂其遲緩而來也。「三人」者,即[乾卦]三陽,此說亦通。

【占問】

問戰征:上為[坎]之終,穴謂[坎]險,「入於穴」,謂憑險以自守也。「三人」者,謂內卦三陽;「不速」者,自來也,謂有敵兵三面來圍。既入險地,不宜再戰,宜以禮貌相接,以和解之,故曰:「敬之終吉。」
問營商:[坎]勞卦,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入穴。穴、窟也,謂貯藏貨物之地。「三人來」者,買客也,敬禮以接之,是得價則售,故「終吉」也。然[坎]為水穴,不宜藏貨,不宜藏貨,幸而客來即售,故曰:「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問家宅:此屋必幽暗潮濕,幸有三面陽光來照,故曰吉。
問婚姻:[需]六變[小畜],[小畜]上九曰:「婦貞厲」,稱「婦」謂已嫁之女,故曰:「不當位」,以其「貞厲」故「終吉」。「入於穴」,有「生同室、死同穴」之義。 「三人來」者,媒人也。
問疾病:曰「入穴」,凶象也;曰「終吉」,終而後吉,於病亦凶。
問六甲:生男。曰:「終吉」,必少男乃吉。


推薦閱讀: 白話本易經入門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