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易經》第四卦 : 山水蒙,艮上坎下

《易經》第四卦 : 山水蒙,艮上坎下


周易卦爻辭原文

蒙:亨。 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初噬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初六: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
九二:包蒙吉;納婦吉;子克家。
六三:勿用娶女;見金夫,不有躬,無攸利。
六四:困蒙,吝。
六五:童蒙,吉。
上九: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


周易卦爻辭解文

《蒙卦》象徵啟蒙:亨通。不是我有求于幼童,而是幼童有求于我,第一次向我請教,我有問必答,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沒有禮貌地亂問,則不予回答。利於守正道。《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象辭》說:”《蒙卦》的卦像是坎(水)下艮(山)上,為山下有泉水之表像,但要想發現甘泉,必須設法準確地找出泉水的位置,即意味著先必須進行啟蒙教育。君子必須行動果斷,才能培養出良好的品德。

初六,要進行啟蒙教育,貴在樹立典型,以便防止罪惡發生;如不專心求學,而是急功冒進,將來必然會後悔。《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象辭》說:用樹立典型的辦法來進行啟蒙教育,是為了確立正確的法度,以便遵循。

九二,周圍都是上進心很強的蒙童,希望獲得知識,這是很吉利的。如果迎娶新媳婦,也是吉祥的。由於渴望接受教育,上進心很強,所以連孩子們已經能夠治家了。《象》曰:”子克家”,剛柔接也。《象辭》說:”由於渴望接受教育,上進心很強,所以連孩子們都已經能夠治家了”,這是因為剛柔相濟,孩子們受到了很好的啟蒙教育的結果。

六三,不能娶這樣的女子,她的心目中只有美貌的郎君,不能守禮儀,也難以保住自己的節操,娶這樣的女子是沒有什麼好處的。《象》曰:”勿用取女”,行不順也。《象辭》說:”不能娶這個女子”,主要是指這個女子的行為是不合乎禮儀的,即這個女子沒有受過良好的啟蒙教育。

六四,人處於困難的境地,不利於接受啟蒙教育,因而孤陋寡聞,結果是不大好的。《象》曰:”困蒙之吝”,獨遠實也。《象辭》說:”人處於困難的境地,不利於接受啟蒙教育”,是因為疏遠有真才實學的老師。

六五,蒙童虛心地向老師求教,這是很吉祥的。《象》曰:”童蒙之吉””,順以巽也。《象辭》說:”蒙童虛心地向老師求教,這是很吉祥的”,這是因為蒙童對老師採取了謙遜的態度。蒙童謙遜,則老師樂教,其教育結果自然是比較有效的,當然也是吉祥的。

上九,啟蒙教育要及早實行,要針對蒙童的缺點,先發治人。不要等到蒙童的問題徹底暴露再去教育,而要防患於未然,事先進行啟蒙教育。《象》曰:”利用禦寇”,上下順也。《象辭》說:”啟蒙教育要及早實行,要針對蒙童的缺點,先發治人”,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使老師和蒙童互相配合,才能達到治病救人、上下一心的目的。


「蒙卦」的象徵意義

蒙卦的上卦為艮為山,下卦為坎為水,山下的水蒸騰形成霧氣,好一派山水蒙蒙的自然景致!這便是蒙卦的卦象。卦畫形成的卦象與”蒙”字的含義結合起來。便是細雨濛濛,山水間霧氣騰騰,一幅田園山水畫。這種朦朧的景致,是天地初開,雲行雨施造成的。所以屯卦表示事物的萌芽時期,而蒙卦則表示事物的進一步生長。於是它便有蒙昧初開的含義,也就是說即將走出蒙昧的狀態中。走出蒙昧,便是這一卦的含義。


【占問】

事業:事業開始,混亂無序,危機四伏,以勇敢堅毅的行動可以扭轉局面。然而必須接受嚴格教育,培養這種奮發圖強的精神。務必腳踏實地,最忌好高騖遠,否則會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
經商:務必小心謹慎,不得急功近利,尤其應樹立高尚的商業道德,以良好的信譽提高競爭力而取勝。
求名:必須接受良好的基礎教育,陶冶情操。且動機純正,可以達到目的。
外出:等候有利時機再行動,等待期間應積極做準備。
婚戀:注意考察對方品德,不可以金錢為誘鉺。夫妻需相互寬容、理解。
決策:有時會陷入迷惘困頓的境地,加上膽小、不果斷,往往誤事。如能接受長輩的教誨,甚至嚴酷的考驗,拋棄疑懼的心理,等待適當時機,必然一帆風順


了解更多命理神祕學知識



初六,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

《象傳》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凡人而不喻道理,不通事情者,皆謂之「蒙」,「發蒙」者,啟發蒙昧,使之明曉也。「刑」者,所以治違教犯法之人。「桎梏」,刑具,在足曰桎,在手曰梏。「說」,脫也。

初爻陰柔而失中正,居六爻之最下,陷[坎]險之底,如入幽暗之地,不見明光,是爻之象也。「發蒙」者,非不欲誘掖之,勸勉之,無如教之不從,則不得不以刑罰齊之,一經悔悟,便脫刑具,不敢或猛,亦足見發蒙者之苦心也,故曰:「利用刑人,用脫桎梏。」古聖人之治民也,教化以導其俗,刑罰以齊其眾,聖人雖尚德不尚刑,而亦未嘗偏廢也。

按,[艮]為手,互卦[震]足,手足交於[坎]險,有桎梏之象。又[坎],通也;[艮],止也,如能通達,遂即罷止,有脫之象也。若執法過嚴,下既改過,上復苛責,不特阻其自新之路,或激而成變,故謂之「以往吝」也。蓋治民之蒙,不可太寬,亦不可太急,戒之以刑,改則脫之,所謂「恩威並行,寬猛相濟」者,發蒙之道,斯得之矣。

用刑固非聖人本意,然國家設法,所以齊不齊以致其齊也,若使有罪者皆脫網而去,則法將安用?顧刑法所主,宜大公至正,罰一人而使千萬人知畏者是也。故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此爻,變則為[損],[損]之初九曰:「己事遄往,無咎。酌損之。」其斟酌適宜之義可見也。

【占問】

問戰征:爻曰「發蒙」,是為伐暴討罪之師,如大禹之征有苗,格則罷師而還,故曰:「以正法也。」
問營商:初居內卦之始,是必初次謀辦也。[坎]為難,爻曰「發蒙」,曰「用刑」,知營商必有阻礙,殆將興訟,得直理宜即止,若欲窮究,恐有害也,故曰「往吝」。
問功名:欲往求榮,恐反受辱,宜自休止。
問嫁娶:初居始位,爻曰「發蒙」,必在少年訂婚,既多事變,罷婚可也。
問六甲:初爻陰居陰位,生女,又恐生產有難。


九二,包蒙,吉,納婦,吉,子克家。

《象傳》曰:子克家,剛柔接也。

「包」者,「包容」之義。「包蒙」者,包容眾蒙為之主也。「納婦」者,受眾陰而為婦也。「包蒙」言其量之能容;「納婦」言其志之相得;「子克家」言其居下而能任事;故曰:「吉。」二爻以陽居陰,具剛明之才,中和之德,當啟蒙之任,能以寬嚴適宜,訓導有方,可為君蒙之師也。

[蒙]一卦,只有兩個陽爻,餘爻皆陰。上九之陽過剛,至於「擊蒙」,唯九二之陽得中,故能「包蒙」。且二爻之位,臣也,子也,在臣則與六五柔中之君,陰陽相應,斯內為同僚所悅服。外為眾人所歸向,雖婦人之性柔暗難曉,能以柔納之,自得親睦,故謂之「包蒙吉,納婦吉」也。在子則能事六五之父,統眾陰之子弟,以修齊家道,故曰「子克家。」夫子能治家,則家道日隆,父之信任專矣;臣能敷教,則民德日新,君之信任專矣。

《象》曰:「剛柔接也」,即所謂上下合德也。《象傳》之意,以二為臣,則以五為君,以二為子,則以五為父,事雖異,義則一也。剛指九二,柔指六五,九二與六五,陰陽相應,以剛中之子,繼柔中之父,能治家道,謂之「子克家,剛柔接也」。以陽剛愛陰柔,故有「納婦」之象;居下位而能任上事,故有「子克家」之象。

互卦為[震],[震]為長子,有主器成家之象。

【占問】

問戰征:二爻以陽居陽,爻曰:「包蒙」,有包括群陰之象。《象》曰:「剛柔接也。」剛柔者、兩軍也;「接」,接戰也;「克家」,猶言克敵也。占例婦為財,子為福,既克敵軍,又納其財,並受其福,大吉。
問營商:二上以兩陽包三陰,一陽在內,一陽在外,有包羅財物,出販外地之象,故曰:「包蒙吉」。「納婦」者,是必旅居納婦也,有婦復有子。「克家」者,必其子能繼父業也。
問功名:想不在其身,而在其子也,故曰「子克家」。
問家宅:曰「包蒙」,以[艮]包[坎」,是必山環水抱之地。曰「納婦」、曰「克家」,是宅必有佳婦佳兒,克振家業,吉。
問婚姻:玩爻辭,有二吉,明言有婦有子,吉莫大焉。
問六甲:生男,主富貴。


六三,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象傳》曰:勿用取女,行不順也。

「金夫」,猶曰丈夫也。金者,陽爻之稱,取剛堅之義,指九二,九二包君蒙,故有富之象。曰「金夫」者,為別上九正應之夫。三爻陰柔而不中正,暗昧而居[坎]險之極,不能守貞而待時,故求而不止,欲而不擇,其行偏僻、其事暖昧,見九二為君蒙所歸,得時之盛,因捨上九正應之夫,欲從近比之九二。操行不正,不能復持其身,娶此多欲之女,必無所利也,故曰:「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無攸利。」

[艮]山止而不動,[坎]水流而不止,可見「不有躬」之象。又[坎]為盜,此爻變則為[巽],[巽]為近利,見人之有金,破節敗名,不復知有躬。此爻又變而為[蠱],以[巽]之長女,從[艮]之少男,惑亂之象。爻辭雖指女與夫言,比喻之辭,凡陰柔多欲者,皆可類推。

九二有剛中之德,必不比六三而為不義之行,惟六三以不中正,欲自比九二,故繫辭於六三,以見罪在六三也。《象傳》之意,謂陽倡而陰和,男行而女隨,順也;以女求男,於理已悖,況捨正應之夫,而從近之金夫乎?故曰:「勿用取女,行不順也。」

【占問】

問戰征:爻曰「勿用取女。」女陰象,凡占書以女爻為財,金亦財也。言行軍宜散財以容眾,不宜斂財以取怨,如擄掠財物,必致師敗身亡,曰「勿用」,誡之深矣。
問營商:六三以陰居陽,陰內陽外,是必行商出外也。行商最忌貪色,男戀其色,女圖其財,一入騙局,小則破財,大則傷身。《象》曰:「行不順也。」順與慎音同義通,可不慎哉!
問家宅:玩爻辭,所謂「牝雞司晨,惟家之索」,是宜深誡。
問功名:婦道通於臣道,見財忘義,必致聲名破敗,為女不貞,即為臣不忠也。
問六甲:生男。


六四,困蒙,吝。

《象傳》曰:困蒙之吝,獨遠實也。

四爻以陰居陰,其位不中,如[艮]下山足,牢不可移,謂頑固而不知遷善也。近六五之君,才拙而任重,無賢者以輔導,故不堪困苦,而終為鄙吝之行,所謂「困而不學,民斯為下」者也。蓋[艮]之少男,柔弱不中,昏蒙未啟,與群宵為伍,應比皆陰,無剛明之親援。凡親我者皆陰柔不正之徒,則聰明無自發,昏昧無由開,是以其為事也,無不困也,謂之「困蒙,吝」。窒而不通曰困,納而不出曰吝,困猶病者之忌醫,吝猶過者之諱師,如此者,教之雖以其道,不能從也,其吝甚矣。

《象傳》之意,此卦初爻比九二,三爻應上九而比九二,五爻應九二而比上九,各有陽剛之應比,得賢師良友之輔導,獨此爻陷三陰之中,而不得剛實之師友,故曰:「困蒙之吝,獨遠實也。」獨者,無助之謂,陽以生為主,故稱實也;「遠實」者,自我遠道之義也。人而遠道,孟子所謂自棄者。

【占問】

問戰征:行軍宜深入顯出,曰「困蒙」,是入陰險之地,而不能出也,故困。足以濟困者,在初爻之陽,六四距初間隔二爻,陽為實,故「遠實」。是知救兵在遠,不能及也。凶。
問營商:經商之道,宜亨不宜困,宜通不宜吝。「實」資本也,「遠實」則傷其資矣,困蒙之吝,其道窮矣。
問時運:蒙,暗昧也;困,厄窮也;蒙而困,其終困矣。
問家宅:據爻辭觀之,家業困苦,宅地幽僻,《象》「獨遠實也」,是必孤村而乏鄰居也。
問六甲:生女。是女必少兄弟,故曰獨。


六五,童蒙,吉。

《象傳》曰: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五爻以陰居陽,柔順謙虛,下應九二;[艮]之少男,得柔中之德,而居尊位,幼主臨下之象。九二之賢臣,有剛中之德,能輔佐六五之君,而幼主自知年少,委政賢相,無為而治,如成王之於周公是也。人主能不挾威權,捨己從人,任賢不二,如「童蒙」之得賢師,專心聽受,故曰:「童蒙,吉。」

《象傳》之意,以人主之尊,生長富貴之中,不知處世之艱苦,往往疏忠言,遠耆德,以致敗亂國家,在所不免。今六五能順九二,故曰:「童蒙之吉,順以巽也。」此爻互卦為[坤],[坤]為順,變則為[巽],順巽二字,出於此。

《易》中以九居五,以六居二者,雖當其位,其辭多艱;以六居五,以九居二者,雖不當其位,其辭多吉。蓋君貴以剛健為體,在虛中為用;臣貴以柔順為體,以剛中為用;斯上下交而其志同也。是卦之通例也。

【占問】

問戰征:五互[坤],辰在未,值井,弧矢九星在井東南,主伐叛。又東為子孫星,爻曰:「童蒙」,是帥子弟以從軍也,故吉。
問營商:五為卦主,爻曰「童蒙」,是必店主尚在童年。五應二,《正義》云:「委物以能」,謂委付事物於有能之人,是委二也。蓋五爻店主,自知年少,順從二爻,以為經紀,故曰「童蒙吉」。
問功名:年在「童蒙」,功未成,名未就,惟能順聽二爻師教,則成就未可量也,故曰「吉」。
問婚姻:[蒙]上體[艮],[艮]為少男,是以幼年訂姻也,故曰「童蒙吉。」
問六甲:生男。


上九,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

《象傳》曰:利用禦寇,上下順也。

「擊蒙」者,謂不能「包蒙」,而杖作教刑,怒而出之以擊也。此卦四陰二陽,四陰皆蒙昧,二陽均有剛明之才德,足以擊蒙也。九二有剛中之德,訓導中節,寬嚴適宜,其於蒙能包之,所謂「董之用勸」。此爻以陽居陰,剛極失中,其於蒙也,乃擊之,所謂「戒之用威」。此「擊」字,比「包蒙」之「包」,「發蒙」之「發」,淩厲嚴刻,不言可知矣。

然「童蒙」而不從教,初「發」之而不知感,繼「包」之而不知悟,教之術亦幾窮矣,
上九亦出於勢之不得己也。至「擊」之太甚,未免過於凶暴,是擊之者,反為寇也,故曰:「不利為寇。」然因其蒙頑不靈,一味優容而不惕之以威,將死蒙極而流為寇,是寬之適以害之。擊之者,治蒙雖嚴,正所以禦其為寇也,故曰「利禦寇」也。曰「為寇」者,寇在我也;曰「禦寇」者,寇在彼也。

[艮]為手,有擊之象;[坎]為盜,有寇之象;[艮]止於上,有禦寇之象。上九雖應於三,三之行不順,是寇也,非婚媾也,故利禦之也。此爻變則為[師],[師]又有擊之象,乃寇之象。

《象傳》之意,此卦有剛明之德,比六五而輔翼之,應六三而訓導之;且自上九至六三,其應比之間,無有一陽之障礙,是為柔順之極,故曰:「利用禦寇,上下順也。」

【占問】

問戰征:上辰在戌,上值奎,奎主庫兵,禁不違時,故曰「利禦寇。」
問營商:商業一道,全在利用,又貴順取,逆取為寇,順取則為禦寇。「上下」者,賣買兩家,賣買和洽,則上下順矣。吉。
問婚姻:「擊蒙」,馬鄭作「繫蒙」,恰合月下老人紅絲繫足之意。[屯卦]兩言「非寇婚媾」,是佳偶為婿,怨偶為仇之謂也。利用禦寇,必為佳偶。婦道貴順,《象》曰「上下順也」,是必家室和平也。吉。
問六甲:生男。此男童年,必宜嚴教。


推薦閱讀: 漫畫易經<全新精進增修版>







訂閱 凱晰的心靈療癒 頻道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