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閱讀
就是知道誰不開心? 你可能是高敏「共感人」-最佳療癒者

就是知道誰不開心? 你可能是高敏「共感人」-最佳療癒者

就是知道誰不開心? 你可能是高敏「共感人」-最佳療癒者




本文摘自《遠離能量吸血鬼:人際病態關係的原型》



告訴我下面這些描述是否熟悉不已:

身處某地,你莫名感到悲傷(或者憤怒)
剛在劇院或音樂會坐定,你卻馬上意識自己必須離開
某人表面十分開心,你卻深深為他難過
你深受療癒藝術吸引,喜歡星座、能量醫學之類,但怕人家認為你有毛病所以不敢聲張
你覺得自己必須奉獻,才配獲得關注與愛

如果那聽來熟悉( 或只是有人曾說你「太過敏感」) 你很可能屬於所謂「共感人」,一群高度敏感的人。有關這個族群,近來討論熱烈,甚至包括一些暢銷書籍。實際上,世界知名醫療感應者(medical intuitive)卡洛琳.米斯(Caroline Myss)在為茱蒂絲.歐洛芙(Judith Orloff )著作《共感人生存指南》(The Empath’s Survival Guide )所寫的推薦中,便稱共感人是「新常態」。

但不是所有共感人都一個樣。有些純粹對周遭環境與他人情緒十分敏感,有些則是我所稱的「老靈魂共感人」,他們已活過數百回──也許還千回──生下便有極高的某些特質,包括機敏、自主、樂觀、忠誠。而不管何種類型,共感人對能量都極其敏感。

共感人與周圍能量的互動,即便再富同情心之人也望塵莫及。富同情者見人受苦,常會感到難過,共感人卻直接承受了受苦者的能量。他們能感受旁人不形於色、壓抑內心的苦,因為那股痛的能量震動到他們。不僅情緒,旁人的能量便足以造成共感人能量與身心起伏。共感人承受周遭一切能量,無論好壞。他們就是這樣。


共感人容易吸收負能量

身為共感人,我曾毫無保留地吸收負能量,那種時候是非常奇異的。數年前有一回參加美國全人醫療協會( American Holistic Medical Association )董事會,我碰到一位醫師,她人頗好,卻非常固執己見。會一結束,我感到滿腹噁心,只有跑到洗手間嘔吐。我有如海綿──把她所有的負面能量整個吸取過來,那滲入我全身每個細胞,嘔吐是我生理恢復清淨的自動反應。幾年後我才知道,她正是一位能量吸血鬼。

由於這種誤把旁人能量當成自己的天性,我常說共感人超級容易滲透。我們常不自知與旁人能量的界線。我一位朋友必須退出十二道步驟情感治療課程,因為她發現自己承擔了所有學員的痛苦情緒,整個人失控地哭個不停。請別誤會,這種課程極有價值,不僅提供療癒,也能帶來社群力量;只是,當你是共感人,其他人那些尚未處理──甚至還沒浮出檯面 ─ 的情緒,恐怕超出你能負荷。欠缺自知之明與自保工具,這樣強大情緒重擔造成的傷害,很可能大於這類治療課程帶給你的好處。

有時候,作為共感人簡直苦不堪言。我的另一位超級共感的朋友,她承擔旁人能量的本事常為自己帶來病痛。她跟家人一起生病的情形屢見不鮮,但下面這個才真教某些人無法置信:她會在家人發病之前,出現全部症狀。在她父親被診斷出罹患肺癌前四個月,她的肺部癥候嚴重到醫師認為她得了肺癌;另一位家人發現得腦瘤前數月,她出現頭痛等所有腦瘤症狀。一旦家人確診治療,她無須再「背負」他們的能量,所有癥候即消失無蹤。這種情形不多,卻可說明他人能量對共感人造成何等影響。


共感人的日常

那麼,共感人的人生樣貌如何?簡單說就是「躲藏」,他們常用極端手法把自己變成沒那麼痛苦的樣子。他們善於融入,設法藉著自我奉獻而非展現真我,來得到肯定疼愛。比方說,一個共感的同性戀小孩若生在很保守的家庭,馬上知道如何壓抑本我,以配合家人的信仰體系。又或者,一個共感、創意十足、活力充沛的小孩,生在重視邏輯與研究之家,很快會變得柔順聽話,努力邁向家人認同的道路來證明自己。

這些共感孩子並非刻意為之,而是生存驅使。他們太受旁人能量波及,人家痛苦他們同樣痛苦,所以他們努力不讓任何人受苦。

這種避免惹事的態度,終生伴隨著共感人。明明想說不,開口卻是好,只因他們不想體驗旁人升起的負面能量。他們扛起更多,好讓他人輕鬆一些;他們傾聽親朋好友的不幸,給予建議幫助。他們犧牲自我,成就他人利益,這全都是能量所致。

孩提時期,有些共感人不只敏感異常,還看得到其他空間。他們看見天使或屬靈導師,或其他並非憑空捏造的幻想朋友。年少共感人常能指出某人真性──其他人則往往看不見。例如一個極度敏感的孩子可能會說,不想跟彼得叔叔在一起(後來眾人才知他是戀童癖)──或莎莉阿姨快死了(不久預言成真)。

然而,這些共感孩子很快學到,看見「看不見的事物」會被視為不好或不對。明明那麼確實感知的真相,說出來卻會受到責罵甚至處罰。

感應者約翰.霍蘭德(John Holland)說過,他能看到人們身旁的寵物亡靈。他幼年時,常跟人們聊他們死去的狗兒──因為他清楚看到狗兒就在旁邊,結果對方都很困惑不快。他告訴我,他很小就學會不提自己所見,明白自己感知到的並不見容於這個社會的大多數。

讓共感人「與眾不同」的特質,為他們帶來巨大的痛苦。家庭跟社會對他們造成傷害──羞辱、棄絕、背叛。人家老說他們「怪胎」或「神經」或「不乖」,使他們焦慮不安,自我懷疑。實際上,共感人跟所有人一樣需要愛與肯定,需要支持,於是他們開始出現我之前說的隱藏,扭曲自己,以求被愛,至少,別再受到處罰嘲弄。許多共感人學會壓制敏感,關閉直覺,有些甚至藉著酒精藥物自我麻痺。

共感人另一種躲藏,相當具體。高度敏感的人常會避開群眾(設想搖滾演唱會、時代廣場的除夕派對或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其中能量澎湃到他們難以忍受。

他們也怕看恐怖或暴力影片,太痛苦了。我去看《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前半部時間都躲在洗手間,我受不了那描寫二次大戰奧馬哈海灘(Omaha Beach)搶灘場景,大銀幕體驗太可怕(小螢幕也是)。《最後一擊》(Cinderella Man)拳擊場面開始,我起身跑到外面走廊──不時探頭查看打鬥結束了沒。我也沒辦法消化《勁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ck)、《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絕命毒師》(Breaking Bad)這類影集,太殘忍了。

我青少年時就是如此。朋友們常想看恐怖片,每次也都邀我,我終於試了一次──結果片頭一放我就跑掉,因為配樂實在太恐怖。

有些共感人對味道也十分敏感,無法忍受化學元素製造的人工香味,來自大自然的丁香花味等則沒問題。他們也能老早嗅出食物──甚至人──走味;不是有此一說嗎,「東西壞了我一聞就知」?共感人真的可以。


先天優點及善良處

講了這麼多,你恐怕在想,要怎樣才能跳出這個族群,是吧?別再想了。作為共感人固然有缺點,只要懂得接受真正的自己,好處可是百萬倍。

共感人會承擔周遭能量,但他們與一般人的差別遠不止於此。

共感人常是傑出的療癒者,因為他們天生能感受他人感受──甚至親身經歷。他們的能量場確實進入他人身體,真切感知對方。再者,他們足智多謀,幾乎無事不能幫,所以常能打造讓人感覺安全、被充分呵護的氛圍。他們或許還能帶走他人的痛苦──部分藉著自己轉化那些情緒,再像人體空氣清淨機一般,把乾淨能量回送給對方。往往人們與共感人談過,便覺得莫名的好過不少。

我五歲時,小妹──邦妮蘿莉──死了。那一刻,我從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轉化為企圖幫母親療傷的人。共感本性讓我能承擔母親的痛,也許這確實有幫她走過? 我無法肯定,但我確知,就更廣義來說,那導引我走向醫療照護,協助了世上幾百萬名女性。當年披上母親照護者的衣衫,我找到了自己擅長能被肯定的地方。

孩提時的我,不懂自己在躲藏。實際上我要到最近才明白這點,一位治療師透過人體功療(bodywork),帶出埋藏在筋膜深處的情感與記憶。療程中他問我,是否有姊妹離世,我反射性想到大學畢業便遇上死亡車禍的辛蒂。但隨著更多探詢,我才頓悟:那需要治療的傷口,其實來自小妹之死。接下來我「看到」五歲的自己打扮成女牛仔,在學校表演中奔馳於舞台。我把這情景告訴治療師,他說:「你就是從那時拋棄了自己。」我幾乎哭倒在地,他說得完全沒錯,我從不明白自己承擔了母親的哀傷,只知道能讓她好受一點。

儘管多位治療師是高度敏感的共感人,許多人置身傳統醫學界,不願承認此事,因為主流認為這種能力並不科學。我有位同儕的手有治療能力,卻因無法以科學解釋,從不跟人提起。他只知道每當自己撫觸之後,父母身體就好轉許多。

這種時候,他會覺得雙手發熱。我跟他很熟,卻是在他的葬禮上,從他妹妹口中才知此事,他妹妹也說,這一直讓他頗為兩難。

療癒能力之外,極度敏感者通常也更能享受宇宙之妙。陽光把純粹的歡喜映入靈魂。樂聲直抵內心,激出淚水或震撼。律動化為最小分子與他們細細對話。

出於感應周遭能量的能力,他們往往親近動物及大自然,因為其中蘊藏純真與寧靜。這常又激發他們行善──致力保護弱小;也許是地球本身,也許是其上的動物。

無論這個社會相信與獎勵的標竿為何,與他人共感且深深同情的這種能力,絕對值得敬佩珍惜。事實上,在適當環境中那是超級優點。


更多內容請見 《遠離能量吸血鬼:人際病態關係的原型》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LRYORVTHx2c2vm7dl2xaQ
我覺得...
傻傻的 ...
0
太棒啦!
0
生氣!
0
蠻贊成
0
超愛!
0
還好耶 ...
0